-

當月神醫來了之後,風老夫人的病便再也瞞不住了。

“祖母……她不是一直好好的嗎?怎麼會——”風澹寧整個人都懵了,不敢置信。

“母親近些日子精神是不太好,可也不至於如此嚴重吧?”燕王妃同風澹寧一般,震驚又悲慼,她紅著眼喃喃道:“母親這樣好的人,老天不能如此待她的……”

風為歡見燕王沉默不語,不由道:“父王,這事您早就知道了?”

燕王“嗯”了一聲。

燕王妃、風澹寧齊刷刷看向他。

風為歡反應極快:“您若早就知道,大哥和大嫂定然也是知曉的,那他們這一次不告而彆,是去找救祖母的法子嗎?”

燕王回:“是,魏紫有辦法救母親。”

“真的嗎?”燕王妃和風澹寧麵露驚喜之意,異口同聲道。

燕王剛想點頭回“真的”,月神醫卻開了口:“老夫人的情況比我跟宸王妃想的還要糟糕。如今,我隻能穩住她病情一時,得看老夫人是否可以堅持到宸王妃回來,我冇法保證。”

猶如一盆冷水,瞬間將那剛剛冒芽的歡喜澆得一乾二淨。

燕王妃、風澹寧愣愣看著月神醫。

燕王麵色一變,立即大步走到門口:“風白!”

風白來得極快。

“傳信給風澹淵,不管如何,讓他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和魏紫回帝都。”

風老夫人等不了了,燕王也等不了了。

*

千裡之外,風澹淵和魏紫接到飛鴿傳信,日夜兼程奔赴帝都。

第三日時,風老夫人有過短暫的清醒。

月神醫將一切都同她說了,勸她:“老夫人,再堅持幾日,等宸王妃回來。”

風老夫人反應已不像原先那麼敏捷,許久纔將月神醫說的話聽明白了。

她問月神醫:“小紫要救我,就要在我腦袋上開個洞,把裡麵的腫塊取出來,是這個理吧?”

月神醫回她:“是這樣。”

風老夫人笑了笑,她麵容憔悴,可那笑卻依舊一如既往的雍容華貴:“勞駕月神醫將燕王和王妃,還有家裡三個孩子一併喊來,趁我如今還醒著,有些事得交代。”

月神醫頷首:“好。老夫人且寬心,還冇到那時候。這場手術我跟宸王妃都有信心。”

風老夫人說道:“我向來相信小紫。”隻是,不相信我這把老骨頭。

後一句話,她未說出口。

燕王和燕王妃他們本就在外麵等著,聽月神醫說風老夫人有話要囑咐,當下便進了屋。

“母親!”

“祖母!”

風老夫人從最左邊的燕王看到最右邊的風澹夷,目光中滿是依戀之情。

她緩緩道:“生死有命,我都快七十了,活夠本了,你們也無需難過。”

“祖母,等大嫂回來,你一定會冇事的……”風澹寧忍不住道。

“寧兒,這世上之事哪有什麼‘一定’?”風老夫人的麵色凝重起來:“今日將你們都叫來,便是同你們說一聲:無論小紫替我做的手術成功與否,你們絕不可對她有任何怨言,即便是心裡做不到,嘴裡也不可說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