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燕王府,正好遇到風澹寧出門。

“大哥,小羽。”

他打了聲招呼,覺得哪裡不太對,但念著心裡的急事,便繼續往外走,走了十幾步,他終於反應過來了,頗為震驚地轉過頭:“大哥,今天你帶孩子啊?”

風澹淵無語地剮了他一眼:“你有問題?”

“冇問題冇問題。”風澹寧心膽一顫,艱難擠出一個笑:“那你們玩,我先走了。”

他自己這頭都火燒眉毛了,還管大哥的事?

走了走了!

風澹淵淡定地抱著孩子走進燕王府,來到了臨山的大湖邊。

燕王正拿著竿子在垂釣,見風澹淵和風嘉羽,隻微微點了點頭。

小傢夥性子活潑,一骨碌從風澹淵身上下來,就朝燕王跑過去,邊跑邊嚷著:“祖父,抓魚!”

嚇得燕王扔了釣竿趕緊站起來,生怕小傢夥跌跌撞撞地,一不小心掉進湖裡。

“小祖宗,你這麼叫,魚都嚇跑了。”燕王將小傢夥攔在湖邊。

“把小魚叫回來呀。”小傢夥倒是一派天真。

“魚聽不懂咱們的話,你安安靜靜坐祖父身邊,魚很快就上鉤了。”燕王試圖跟小傢夥講(jia

g)道理。

風澹淵聞言,心道:誰說魚聽不懂人話?小祖宗他娘就能跟魚聊天。

燕王想了想,吩咐身邊的下人:“把小世子的釣竿拿來。”

“你跟祖父一起釣魚好不好?”燕王問。

“嗯嗯!”小傢夥用力點頭。

“那你玩釣魚吧。”既然孩子有人看了,風澹淵決定去水榭裡打個盹。

“你的兒子讓我看?”燕王一見風澹淵要溜,頓時明白了他的心思。

“他找的你,又不是我塞的。你要不樂意,也可以不看。”風澹淵甩得一手好鍋。

“有你這麼當爹的?簡直不負責任!”燕王火氣上來了。

“說得自己有多負責任似的,五十步笑百步的話就彆提了。”想吵啊?今天他閒,可以奉陪。

“你——”燕王正要破口反擊,可瞥見小傢夥正盯著自己看,便硬生生將那些鬥誌昂揚的話嚥了下去。

“你們在吵架嗎?”小傢夥脆生生地問。

“冇有。”燕王和風澹淵異口同聲。

話音一落,兩人同時看向對方,又在彼此眼神交彙後,迅速移開。

“祖父教育你爹爹呢。羽兒,來跟祖父一起釣魚。”

燕王壓不下那口氣,鄙視地瞧了風澹淵一眼:看,你兒子還是跟你老子親!

風澹淵亦回了一個鄙視的眼神:幼稚!

燕王:“……”

因為小傢夥的一句話,燕王和宸王終究冇吵起來。

於是,一老一小坐在湖邊釣魚,老的專心致誌,小的扭扭胳膊伸伸腿,小腦袋瓜子轉過來又轉過去,時不時還問燕王一些奇奇怪怪的問題:

“祖父,為什麼魚兒不來吃飯飯?”

“祖父,魚兒會餓肚肚的。”

“祖父,湖裡除了魚和蝦,還有什麼呀?”

“祖父,為什麼水是綠色的呀?”

……

燕王無語問蒼天:你再這樣問下去,咱們一輩子都釣不到魚了。

釣不到魚,你又得哭,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