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證明,燕王對小傢夥的認識還是很到位的。

果然,堅持不到一盞茶的時間,小傢夥便因魚不上鉤而不耐煩,緊接著,金豆豆就從雪白的小臉上往下掉了。

“魚不來……為什麼不來啊……”

哭聲驚擾了正靠柱閉目養神的風澹淵,瞧見小傢夥又哭得稀裡嘩啦的,他真是服了他了:一個男孩子,怎麼這麼能哭?丟人!

可內心吐槽歸吐槽,畢竟是他跟魏紫親生的,也不能真不管。

默歎一聲,他隻得認命地去收拾殘局。

“你想讓魚跟你玩?”

雖說隻帶了半天,但風澹淵已經有心得了:得先確定小傢夥到底要什麼。

“嗯……一起玩……”小傢夥哭得直抽抽。

“好。”

風澹淵運轉體內真氣,一掌拍在水麵上,九重“滄海錄”立刻如漣漪一般,自他掌心一圈圈擴散出去,以極快的速度蔓延至每一寸湖水。

水裡很快便有了動靜。

大大小小的魚兒像被磁石吸一般,搖著尾巴朝風澹淵他們方向遊來。

水開始咕嚕咕嚕地冒泡。

緊接著,一條又一條的魚爭先恐後地跳出水麵。

燕王驚呆了,小傢夥更是瞧得桃花眼都睜圓了。

風澹淵慢慢直起身子,手離了水麵,但內力未收,魚兒“撲騰”“撲騰”跳得越發起勁。

“想摸一摸嗎?”

“想!”小傢夥見此情景,早就歡喜得跟什麼似的了。

風澹淵一收回手,那些躍得最歡的魚便直接飛到了小傢夥的麵前。

“哇!”小傢夥喜不自禁,對著地上的魚繞了幾個圈圈,然後蹲下she

子用小手指東戳戳、西戳戳,嘀嘀咕咕說些風澹淵和燕王聽不懂的話。

戳了半天後,小傢夥抱起一條魚,將魚扔進了湖裡。

“你不是要跟魚玩嗎?”風澹淵不解。

“玩好了呀,祖母說,不喝水,就死掉了。”小傢夥不懂什麼叫死掉了,卻隱隱明白那是一樁不好的事,執著地將魚一條一條扔回了水裡。

經此一場,小傢夥油然而生對風澹淵的崇拜之情,父子感情突飛猛進。

“肚肚餓,吃飯飯。”肉嘟嘟的小手主動去拉風澹淵的大手。

“回家吃飯。”

“嗯!抱抱。”

“不自己走嗎?”

“抱抱!”

燕王瞅著風澹淵抱著小傢夥離開燕王府,十分鬱悶:燕王府又不是冇有飯,非得回宸王府去吃?還有那小崽子,有了親爹就忘了祖父,冇良心……

“祖父,再見!”小傢夥咧著嘴朝燕王揮手。

燕王不自在地咳嗽一聲:好吧,小崽子還是有點良心的。

用過午膳,小傢夥還要出去玩。

嬤嬤在一邊小聲提醒:“稟王爺,小世子該睡午覺了,照往常得睡一個時辰。”

“睡午覺,睡好再玩。”

“就要玩就要玩!”小傢夥不依不饒。

“小孩子不睡覺會變笨蛋,我不帶笨蛋玩。”風澹淵涼聲回。

小傢夥眨巴著眼睛,猝不及防地撲進風澹淵的懷裡:“不變笨蛋,爹爹跟小羽玩,爹爹陪小羽一起睡覺覺。”

那兩聲“爹爹”像小傢夥的小胖手撓了撓風澹淵的心,風澹淵的臉色不自禁地柔和了下來。

在他還冇反應過來之前,一聲“好”已脫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