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傢夥折騰了一會,在床上左滾滾,右滾滾就滾睡著了。

風澹淵小心翼翼地替他蓋好被子,本想下床去書房處理公文,可身子一動,便發現一隻小胖手不知何時抓住了他的衣袖。

微一猶豫,他索性躺下來,陪著孩子午睡。

不得不說,小傢夥醒著的時候鬨是真鬨,可睡著了卻也是真可愛——自然,隻因這是他跟魏紫的孩子。

風澹淵自認不是喜歡孩子的人,可瞧著小傢夥嘟著小嘴純真無邪的睡顏,他卻油然而生憐愛之意。

伸出修長的手指,他輕輕戳了戳小傢夥胖胖的小臉,又去握小小的手。

小傢夥睡得死沉死沉,毫無知覺。

風澹淵笑了笑,閉上眼睛也優哉遊哉地睡去。

*

魏紫早上去了趟太醫院,將這些日子積在一起的事,揀重要的幾樁先處理了;簡單用過午膳,她又去見了太子,就醫學院之事同他商議——為鍛鍊太子監國,皇上將此事全權交由太子負責。

太子是真認真,逐條跟魏紫細對。

今年八月,太醫院正式招生,算是試行。

待明年春闈,魏紫想藉此東風,同步舉行全國性的醫學院考試,招更多有學識、學習能力又強之人,進入太醫院學習。

太子順便跟魏紫探討了下對科舉的看法。魏紫畢竟是千年後的資深考古博士,講解細緻,見解獨到,太子洗耳恭聽,重點處還特地拿筆記了下來。

一聊開,便不知時間,直到天色暗下來,魏紫才驚覺:“太子,剩下的事我們明日再議可好?”

太子正聽到興頭上,一聽魏紫要走,趕緊留人:“魏姐姐,再講一會兒吧,晚膳就在宮裡用。”

魏紫苦笑道:“抱歉,家裡有事,實在不能在宮裡久留。”

太子好奇地問:“什麼事啊?淵哥哥最近在家吧?讓他處理好了。”

魏紫隻得說了實話:“他今日帶了一天孩子,說好了晚上換我的,不能食言。”

“淵哥哥帶孩子?”太子一想那個畫麵,頓覺世界玄幻了。

“祖母尚在病中,王妃有事,我們便將孩子帶回宸王府了。”魏紫簡單解釋了下。

“風澹淵在家帶孩子?”剛走到門口的雲瑤,一聽魏紫的話,頓時來了興致,“真的假的?”

魏紫見雲瑤八卦兮兮的眼神,暗覺不妙,趕緊朝雲瑤行了個禮,又對太子道:“太子,明日我們再繼續。”

“好吧,那明日再說。”太子有些失落,可人家家裡真有事,也不能硬留人。

魏紫趕緊走人。

路上,她問蘇念:“今日王府裡冇出什麼事吧?”

蘇念自然明白魏紫問的是什麼,笑道:“知您擔心,風青上午下午各跑了一趟王府。上午,宸王爺帶小世子去燕王府抓魚了,下午陪小世子睡了一個半時辰,晚膳前又踢了小半個時辰的球,挺好的。”

“宸王爺冇揍孩子吧?”魏紫很懷疑風澹淵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