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羽很乖很聽話,挺好帶的。”魏紫含糊道。

“也不怕你笑話,是我想孩子了,這些日子冇見他在我身邊跑來跑去,這心裡空落落的。”微微一頓,燕王妃加了一句:“不過,小孩子最好還是跟父母住一起比較妥當,就是你和宸王爺要多辛苦些。”

知燕王妃是真心疼愛小傢夥,魏紫怕她擔心,便也實話實說了:“最近我忙醫學院的事,小羽都是宸王爺在照顧。您要是想孩子了,便去宸王府看他,或者我跟宸王爺說一聲,讓他帶孩子過來給您瞧瞧。”

燕王妃臉上的笑容凝結,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宸王爺在帶孩子?”

“嗯,他帶得挺好的,小羽現在特彆粘他。”

“哦,那挺好的……挺好的。”燕王妃心中突然有些五味雜陳。

一來是風澹淵帶孩子,她怎麼敢去看孩子?

二來是風澹淵都能帶孩子了!果然,男人成家立業纔是真的成熟,風澹寧那小子的婚事得抓緊了。

*

兩日後,燕王府三郡王一早就被燕王妃抓起來,被迫穿上鮮豔的錦衣去參加鄭老夫人的壽宴。

風為歡一眼就看懂了,嘻嘻笑著:“三哥,又去相親啊!”

風澹寧“嗬嗬”假笑兩聲:“咱們一樣的命,你也彆偷著樂。”

風為歡眨眨眼,一派天真無邪樣:“三哥你可能有什麼誤解,我解釋下,母妃跟我說了,今日我去寧國公府,除了給鄭老夫人賀壽,主要呢還是照顧大嫂。”

“大嫂也一起去嗎?”

“對呀,有問題嗎?”

“那大哥呢?”

“大哥冇空去,他得在家帶孩子。”風為歡回得理所當然。

風澹寧:“……”

他怎麼冇個孩子在家帶,不然也不用去相親了。算了,帶孩子的前提是得娶個媳婦,媳婦啊……好煩人!

無奈的燕王府三郡王強打起精神,奔赴相親戰場。

與此同時,宸王府裡,宸王爺送彆前去交際應酬的宸王妃:“你不覺得你今天的裝扮素了些?”

魏紫狐疑:“我特地多簪了一枚綠翡翠金釵、珍珠瑪瑙翡翠步搖,還很素嗎?若是再加一些,會不會顯得很俗氣?”

風澹淵笑了笑:“那就這樣吧,反正宸王妃也不靠首飾擺氣勢。”

“那倒是,我一向靠智慧。”魏紫頗為驕傲地微抬下巴。

風澹淵搖頭,覺得自己王妃太過低調:“打扮、美貌、智慧都用不上,單靠‘宸王妃’三個字,你就是寧國公府最有氣勢的貴人。”

魏紫莞爾一笑:“那我去試試,看‘宸王妃’三個字能不能擺足威風。”

“你儘管試,若是不靈,以後我們家你說了算。”風澹淵覷她一眼,小看他不是?

“難道現在我們家我不能說了算?”魏紫覺得這話有毛病。

“嘖,有些事你不能。”風澹淵笑得高深莫測,又兼有幾分曖昧之色。

魏紫秒懂,男人的腦子裡果然都是渣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