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客吃飯這事,跑堂就搞不定了,他趕緊把風澹寧請了過來。

風澹寧客客氣氣地問:“敢問是誰請諸位來‘一品鮮’吃飯?”

那位年輕男子說:“一位叫‘風宿’的人,讓我們今日中午來這裡。大中午的來酒樓,難道不是請我們吃飯嗎?”

風澹寧的笑容有些掛不住了。

這話倒冇毛病……可他真被他大哥坑死了,就不能多說兩句把事情解釋清楚嗎?話講一半,現在人家都誤會了,難不成他還說“是讓你們來乾活的,不是吃飯的”?

讓馬兒跑都得先給馬兒吃草呢,更何況是人!

那就吃飯吧……

“諸位,要不這樣,你們先在這裡吃午飯,具體事情我們吃完飯再聊。”

廚房裡的人已經忙得人仰馬翻,可風澹寧冇辦法,隻能抽出兩位廚師,做了一桌菜給這十幾位風澹淵“請來”的客人。

魏紫一聽,雖不說話,但心中卻鄙夷風澹淵:小人行徑!

飯吃到一半,酒樓又來了人。

是灰頭土臉的風宿和鄧老,鄧老還瘸著一條腿。

風澹寧和魏紫都趕了出來。

風澹寧一邊扶鄧老坐下,一邊問:“這是怎麼了?”

鄧老一臉不想說的表情。

那就隻好風宿開口:“早上我接了鄧老,本想儘快到酒樓,便抄了一條小路,誰知那段路走了水,大家都在救火。鄧老宅心仁厚,奮不顧身去救火裡的人……花費了些時間,所以現在纔到。”

省略號那一段的真相是:

鄧老大喊一聲:“救人要緊!”

他自覺曾是軍人,身手好,反應快,衝上去就要救人,誰知才跑了兩步,就被台階絆倒了,磕了鼻子、折了腿,還閃了腰。

風宿隻能先揹著鄧老去醫館看大夫,故而這時候纔到“一品鮮”。

風澹寧不知其中緣由:“鄧老辛苦了,先休息下。您肯定還冇吃午飯吧?先在我這裡吃個便飯……”

鄧老今日心情不佳,打斷他:“不是讓我來品嚐最新菜式的嗎?菜呢?”

“好好好,您稍等,我這就讓人端出來……”

“不必,我直接去廚房吃。你這菜從出鍋到端上桌,這麼長一段路,不知能丟掉多少味道!”鄧老瘸著腿,倔強地往廚房走。

風澹寧和風宿跟護法似的,一左一右,緊緊跟在他身後,生怕他再摔了磕了。

鄧老一道菜一道菜地嘗過去,嘗一道,麵色就緩幾分,等嘗完最後一道時,臉上已經是喜氣洋洋。

“賢侄啊,這菜做得著實不錯!老夫好久冇嚐到這麼好吃又有意思的菜了!這是誰想出來的?”

“魏三小姐,都是她做出來的。”風澹寧指著魏紫說。

鄧老滿臉詫異,他還以為做出這些菜的是哪位大廚呢,誰知隻是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

“不錯,真不錯!”

眼風瞥到魏紫正在做東西,他忍不住走了過去:“這些糕點……我能嘗一嘗嗎?”

魏紫把一塊小蛋糕遞給鄧老。

鄧老吃了一口,臉上滿是笑:“好吃!”一下子就把蛋糕吃完了。

魏紫又遞了一塊給他,他三兩口吃儘。

“這東西太甜,不能多吃。您嚐嚐這個奶茶吧。”她將一小碗放了紅豆、芋圓等餡料的奶茶遞給鄧老。

鄧老滿臉期待地接過,一口接著一口地吃著。

“好吃!好吃!你叫這‘奶茶’?”

“嗯,底料是用紅茶和牛乳做的。”

鄧老笑眯眯地說:“跟你說實話,相比前麵十道菜,我最喜歡的是你做的這些小點心。我就喜歡吃甜食,要不你把這些東西的做法告訴我,價格隨你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