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孃親!姑姑!小叔!”小傢夥咧著嘴,奶聲奶氣地喊人。

“小羽真乖,姑姑抱抱!”風為歡開心地將小傢夥抱起來,笑道:“好像又沉了些。”

風澹淵見姑侄忙著相親相愛,便隻好將頭偏向風澹寧:“那你來說。”

風澹寧一臉茫然:“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啊。”

風澹淵:“……”

“還是我來說吧。”身為當事者,魏紫覺得她說得更為客觀些。

“剛到寧國公府的時候,我便瞧見了戶部左侍郎的兩位夫人,那位馮氏瞪了我一眼……”

“她為什麼瞪你啊?”風為歡抽空插嘴道。

魏紫想了想,找了個對比形容:“孔雀開屏,一般是一隻孔雀見到另一隻孔雀,出於好勝心,便主動打開了尾巴。我想,那位馮氏也是這個心理,即便不是我,換個彆的女子,她大抵也會如此。”

“嗬。”風澹淵睇了她一眼:宸王妃對自己的長相如此冇自信?

魏紫納悶地看風澹淵。

“你繼續說。”後者淡淡道。

她便繼續說了:“後來我弄濕了衣服,蘇念去馬車裡拿衣服,便又遇見了那兩位戶部左侍郎的夫人……”

待魏紫說完,風澹淵臉色極差:“風青,風白!”

兩人很快出現。

“那什麼戶部左侍郎的夫人在王妃麵前胡言亂語時,你們去哪裡了?”

風青和風白立刻跪在地上:“回稟主子,那時候我們就在不遠處。那女子冇動手,我們就——”

“你們就看著是不是?”風澹淵厲聲道:“給我記住了,以後再遇到這種事,不管有冇有動手,敢對王妃造次,直接把人丟出去!”

“是,主子!”風青和風白一頭冷汗。

風澹淵原本還想說魏紫婦人之仁的,但風澹寧和風為歡在,便隻好作罷。

院子裡一時鴉雀無聲,小傢夥轉著烏溜溜的眼珠子:“怎麼不說話啦?”

魏紫隻好淡定道:“進去說。”

風澹寧立刻跟了一句:“嗯,我們去正廳說。”

魏紫看了他一眼,想問他不是很餓嗎?

風澹寧已經抱著孩子往前走了。他怎麼敢在他大哥麵前說他餓?

等幾人坐定,小傢夥交給蘇念和風青他們帶著去玩了,風澹寧便開口說戶部左侍郎後宅之事。

“戶部左侍郎黃澤的夫人,是工部尚書嫡長女劉氏。劉氏進門三年無所出,黃澤便又娶了個平妻,吏部右侍郎的庶女,馮氏。”

“劉氏三年無所出,不應該納妾嗎?直接娶個平妻,那讓劉氏多難堪?”風為歡覺得這事簡直了,話本都不敢這麼寫:“如果劉氏不是工部尚書的嫡長女,黃澤是不是直接休妻了?這人怎如此生性涼薄!”

“所以這事很快就傳開了。說黃澤生性涼薄倒也算不上,他待新娶的馮氏就很好。傳聞,黃澤寵愛馮氏,幾乎到了馮氏要什麼,黃澤便給什麼的程度。有一次,黃澤在應酬,聽聞馮氏肚子疼,竟然直接從應酬的地方跑回家去,隻為給馮氏揉肚子。”

風為歡無語:“難怪了,那什麼馮氏能囂張到那種地步,原來都是給寵的,以為家裡她是個寶,到了外麵所有人也得哄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