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澹淵眸光瞬間淩厲起來。

點明這一點,他開始迅速跟上魏紫的思路。

魏紫繼續講述虞曼珠家族的發跡史:“這一片的金礦含量非常高,且還有不少狗頭金。因著這些狗頭金,虞曼珠祖父迅速從一個流匪成為巨賈。

“有了錢,有了人,他直接占了這片山頭挖掘金礦。而在淘金時,又意外發現了其他金屬,比如鐵、黃銅、鋁等。

“此時正值世界大戰,虞家藉手頭的礦產做起貨物生意,大發橫財。如此,兩代之後,到虞曼珠時,虞家已是世界四大黑幫之一,歐亞大陸這一片幾乎都是虞家天下,這是後話。”

魏紫撤回至如今的地圖,指著方纔的地點道:“這是虞曼珠祖父發現金、鐵、銅等金屬礦產的地方,根據疆域邊界,如今就在北疆,靠近王都。”

頓了頓,她又道:“如果是這樣,那麼一切便都說得通了。

“虞曼珠離開江南,直奔北疆,因她知曉北疆王都附近有金礦和其他礦石。

“她一個女子,占有金礦風險巨大,那麼最直接的辦法便是找靠山,比如北疆王室。

“她美貌又有錢,還精通醫術,得到北疆王的寵愛並非難事。等她在宮中站穩腳跟,那麼便是她捲土重來之時。”

魏紫看著風澹淵,眉目嚴肅:“你曾說過,從你我相識開始,你便意識到有一群人在謀劃著什麼。我猜,那群人應該拉攏了虞曼珠,跟她達成了協議,所以虞曼珠纔會如此輕而易舉地打擊到我們的生意。”

風澹淵緩緩勾起唇角,笑意陰冷:“所以,這一切是朝著我,或者說雲國來的。毀了風澹寧和你的生意,斷了我的財路,這怕隻是第一步。嘖!”

“圖窮匕見,謀劃了那麼久,要收網了。”魏紫喟然。

“小紫。”風澹淵突然喚了一聲,語氣溫柔又有些無奈。

魏紫不由抬頭看他,卻見他灩灩的桃花眼裡,是一片汪洋大海。

“這一仗,怕是得你跟我一起打了。”風澹淵說。

“好。”魏紫淡然一笑,眉眼舒朗,黑白分明的雙眸之中絲毫未見驚慌與恐懼。

*

當晚,風宿終於回來。

跟風澹寧競爭生意之人,隻是一個矮胖的中年商人,並無特彆之處。

從人上,查不到異常;但是,探查護膚品和化妝品的生產地點,則意外發現運輸路線途徑武、慶兩州,順著這條線再一查,就探到了這些生意的背後,有北疆勢力。

這與魏紫與風澹淵猜測的內容也合上了。

既然有了目標,接下來要做的便是如何反擊。

轉眼之間便到了端午,風澹寧在帝都的幾家酒樓都打出了“全場一折大促銷”的宣傳,一時之間,客似雲來,一掃將近兩月的萎靡氣象。

而護膚品和化妝品,則主打“新款買一送一,其餘全部五折”的活動,帝都女子趨之若鶩。

生意越好,風澹寧的心就越疼,這送出去的都是他的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