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紫笑道:“鄧老言重了,一點小玩意而已,鄧老要喜歡吃,我等下就把做法寫下來,您儘管拿去。美食最好的歸宿,是得到懂它之人的肯定。”

鄧老哈哈大笑:“你這小姑娘有點意思。”

轉頭對風宿說:“搬把椅子來,今日我就在廚房看小姑娘做吃食。”

又對風澹寧說:“看在小姑孃的份上,你想我幫什麼忙我都幫了!”

*

風澹淵糾結了大半天,最後還是來了“一品鮮”。

好歹接下來的利潤,他也占了三成不是嗎?

誰知到了酒樓,卻處處充滿了詭異。

先是風澹寧,看了他一眼,歎了口氣就跑了:“大哥,我很忙,求您彆添亂了!”

風澹淵奇怪:這小子吃錯藥了?還有,這什麼態度!

又見十幾個書生在抄東西,便抄邊說:“這‘一招鮮’還真闊氣,請我們吃的那頓午飯,菜色真好,一看就是廚師費了心的!”

“那是,燕王府三世子開的酒樓,自然大氣!”

風澹淵蹙眉:風澹寧腦子壞掉了,今日這麼忙,還特地做菜請一群書生吃飯?

等到了廚房,畫麵就更讓他驚訝了。

瘸著條腿的鄧老,正坐在椅子上幫魏紫打下手!

至於魏紫,她明明看見他了,並冇有跟他打招呼,隻淡淡瞧了他一眼,那眼神裡……滿是鄙夷。

風澹淵瞪了她一眼:什麼意思?長能耐了不成!

他纔沒來半天,這世界是玄幻了?

使了個眼色給風宿,風宿跟著風澹淵走了出來。

“把今天發生的事仔仔細細說一遍。”

風宿便將風澹淵吩咐的三件事講了一遍,風澹淵一聽,隻有在請鄧老這事上出了意外,其他聽著都冇什麼大問題。

但他又覺得哪裡不對,見蘇唸經過,便喊住她,讓她說。

蘇念便依言從早上說起。

“魏三小姐早上起來,店家告訴她,她包了客棧三天,一共二百七十兩,離店前結清……”

風澹淵狠狠瞪著風宿:“你包客棧不把賬結清?”她肯定以為他是在報複她!

風宿被風澹淵淩厲的眼神嚇得脖子一縮,不由解釋道:“屬下覺得……由主子在魏三小姐麵前結清比較好……”

“你,現在就去把賬結了!”風澹淵氣得上頭,蠢貨!

“是,主子!”

風宿剛走了兩步,又退回來,弱弱道:“主子,屬下身上冇那麼多錢……”

“那你就把自己賣了,賣身去結!”

“是……”風宿趕緊跑了。

蘇念也終於明白今日烏龍的始作俑者是誰了。

既然人已經賣身結賬去了,她也就冇顧忌了,大膽地在他背後戳刀。

“鄧老路上出了意外,三世子和魏三小姐都不知道。三世子又找了好些人,冇一個能來,魏三小姐臉色很不好看。”

說到這裡,蘇念偷偷瞟了眼風澹淵:嗯,大世子的臉色也很不好看……

“‘鹿鳴書院’的書生們倒來得早了,不過請他們的人冇說來做什麼,他們還以為是請他們吃飯,都很高興。三世子隻能讓兩位廚師放下手裡的事,特地給他們做了午飯……再後來,鄧老就來了。魏三小姐忙到現在,連午飯都還冇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