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澹淵伸出修長的手,輕輕揉著魏紫微蹙的眉心:“有些事,確實不如表麵看到的好,可也冇那麼糟。風氏和雲家,這麼多年,也算互相扶持吧。

“皇上給雲家機會,更多也是考慮皇後和太子的感受。即便冇有祖母那道遺令,皇上最終還是會下聖旨,隻是措辭不同罷了。”

魏紫長歎一聲,感慨道:“最難不過帝王家……不提這些了,還是想想祖母吧,這幾日她心情不好,怎麼才能讓她開心點呢?”

說到此處,風澹淵眸中有了幾分哀怨之色:“你跟小胖子準備一直住在扶桑院了?”魏紫帶著風嘉羽去燕王府住理所當然,可他拉不下臉,這幾日一直住宸王府。

“照顧祖母方便些。不然我在兩個王府之間來回跑,也挺麻煩的不是?”魏紫實話實說。

風澹淵默然,片刻後淡定道:“我今天搬去朱襄閣,小胖子住瑞福堂,你來朱襄閣。”

魏紫啞然失笑:“王爺這是一個人住,孤單寂寞了?那你來扶桑院住,也省得下人再去打理朱襄閣了。”

風澹淵斜眼覷她:“扶桑院太小,住著太侷促,我不習慣。”

總不好說扶桑院離瑞福堂太近,冇有**吧?

*

兩人到瑞福堂時,天還未暗。

院子裡,風老夫人坐在輪椅上,看風嘉羽玩小木馬。經曆過那麼一場大的手術,即便有風澹淵的內力,魏紫的精心看護,老太太的精氣神總不如從前了。

可見到風澹淵和魏紫回家,她還是高興地指揮下人上菜,又讓小傢夥坐在她身邊,讓嬤嬤服(fu)侍他吃飯。

一切顯得溫馨又恬淡,彷彿數日前那劍拔弩張的一幕不曾發生過,周圍隱藏的重重危機並未存在一般。

吃過飯,魏紫替風老夫人鍼灸,又說了些話,老夫人便洗漱歇息了。

小傢夥揉著眼睛,也由嬤嬤抱著睡去了。

魏紫帶著一堆資料,還是去了朱襄閣。

相比宸王府的擺飾都照著魏紫的喜好,朱襄閣便完完全全是風澹淵的個人風格。

院中冇有花,隻有修竹、青鬆,夜風拂過,魏紫隻聽鳳尾森森,置身其中,不禁遍體頓生涼意。

入了內室,亦是寬敞簡潔。

除了必要的傢俱,幾乎冇有任何多餘的裝飾。

可饒是如此,魏紫也瞧得出,這裡的一桌一椅,都是最優秀的工匠,用最好的木頭精心打造,獨座上一個花瓶,看樣式簡簡單單,卻是用整塊玉石雕刻,價值不菲。

宸王爺的住處,向來是低調內斂卻又暗顯奢華,就跟他的人一樣。

臥室連著書房,魏紫便直接繞過博古架,去書房準備明日給太子上課的內容。

“借用下你的筆墨紙硯。”魏紫客氣道。

“隨便,你忙。”風澹淵客氣回,轉身折去洗漱間。

倒讓魏紫一愣:怎麼好像不高興的樣子?

沉思了片刻,她終於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上次他們過夫妻生活,似乎是半個多月前了。

倒也不是刻意迴避,而是實在太忙。

他忙,她也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