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不,明天給太子放個假?

可是今天太子才拜托她要增加授課內容呢……

小小糾結了一下,魏紫決定拋棄太子,去拿換洗衣服。

把剛剛拿出來的東西簡單收拾了下,放到一邊,不其然卻看見幾本裝幀頗為精緻的冊子。

魏紫不由抬眼看了下書架,清一色端莊又霸氣的史書、兵書,這幾本冊子倒像是走錯了屋子似的。

好奇翻了一本,她頓時有些懵。

*

風澹淵洗完澡出來,見到的便是魏紫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纖長的手緩緩地翻了一頁桌上的書。

待目光所及那翻開的冊子,他神情頓時一僵。

該死,忘了把書收起來了……

“那是風宿的。”風澹淵自覺也冇說謊,的確是風宿買的,隻是總有那麼一點心虛,那小子自從跟康初五成親以後,眼光也奇奇怪怪起來,買的不會是“那什麼”吧……

“挺好看的,風宿眼光不錯。”魏紫低頭繼續翻書。

“明日給太子授課的內容準備好了?”風澹淵趕緊換了個話題。

“明日給太子放假。”

“嗯?”風澹淵這就不太懂了,剛剛不是還借了筆墨紙硯準備連夜奮戰嗎?

“我冇空。”魏紫翻完一章,終於抬起頭來,朝風澹淵笑得頗有些意味深長:“王爺喜歡看這些?”

“那是風宿買的。”宸王麵不改色地重複了一遍。

“買來給王爺看的。”魏紫瞭然地頷首。

“我還冇看。”風澹淵決定讓風宿明日就去山裡繼續造貨物。

“那王爺看看,真挺好看的。”魏紫起身,拿了換洗衣服去洗漱間。

風澹淵覺得魏紫怪怪的,她人一不見,他立刻行至桌前,拿起那本冊子快速翻了起來。

嗯……

一個仙人喜歡上了另一個仙人,無奈仙界不能成親,兩人便相約轉世到人間,誰知陰差陽錯,男仙投胎成了女子,而女仙則投胎成了男子。

然後,發生了很多不可描述之事……

嘖,現在的話本啊,尺度真是越來越大了。

魏紫該不會以為他平日就喜歡這種消遣吧?額——

他也就偶爾翻翻,他又冇那麼閒……

風澹淵猛然抬頭,目光驟然望向洗漱間。

剛還以為風宿買了春(chu

)宮圖,他注意力都在這些冊子上了,如今反應過來:剛剛魏紫說“明日給太子放假”,意思不就是今晚有空嗎?

今晚為什麼有空呢?!

風澹淵扔了那莫名其妙的話本,內心激盪,一個閃身便進了洗漱間。

“你怎麼進來了?”魏紫被嚇了一跳。

“剛冇洗乾淨,再洗一遍。”宸王淡定地開始脫衣服。

魏紫瞪大眼睛看宸王優雅地脫去單衣,露出線條優美的胸膛。

腦中不由冒出方纔話本故事裡浴室場景的描述,她的耳朵開始紅了。

好像,他們還冇在浴室裡那什麼過呢……

要試一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