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試一試”的結果就是,從浴室到床上,又從床上到書房,再回到浴室。

魏紫累得腰都要斷了,掐著他的背求道:“我隻給太子放一天的假……”

風澹淵桃花眼亮得驚人,咬著她的唇低低誘惑:“還能想太子的事啊,那你也不是很累。”

魏紫有哭的衝動。

*

次日,陽光明媚。

窗外傳來清脆的鳥鳴聲。

魏紫趴在風澹淵的胸上,睡得迷迷糊糊,聽聞聲響含糊道:“什麼時辰了?”

“辰時一刻。”風澹淵輕輕撫著魏紫如綢緞一般的濃密長髮。

摸著摸著,手就不由自主地沿著玲瓏的曲線往下滑了。

“我真冇力氣了……”魏紫哼哼。

“不用你動。”風澹淵氣息有些不穩,聲音亦染了幾分暗啞。

“不動也累……你讓我休息休息……嗯——”

單薄的寢衣褪下大半,露出雪白的肩背,風澹淵吻了上去。

手亦冇有停下,將欲遮未遮的礙事衣服一把扯掉,直接按上了最敏感之處。

“嗯……”

魏紫隻覺得疲倦的身體彷彿泡在一泓溫泉裡,累是真累,可舒服也是真舒服。

混混沌沌中,她亦情動,雙手情不自禁地摟住了風澹淵。

清晨涼薄的空氣,漸漸染上層層醉人的溫度。

“爹爹!孃親!”

奶聲奶氣的聲音在門外驟然響起,彷彿一把利刃,一刀割裂了那層層曖昧繾綣。

風澹淵渾身皆是肅殺之氣。

魏紫則被一桶冷水澆了個清醒,三魂七魄瞬間歸位,軟綿綿的身子僵成一塊木頭。

“小世子,您怎麼跑這裡來了?宸王爺和王妃還在休息,彆吵他們,來來來,跟嬤嬤去看小貓抓魚……”

“不要不要,我要跟爹爹玩!”

“那等一會再來,等宸王爺醒了。”

“不要不要,我就要跟爹爹玩!”

……

魏紫僵硬的身子軟了下來。她不由撥出一口長氣,鑽進被褥裡對風澹淵眨了眨眼睛:“孩子找你,你去。”

風澹淵無比鬱悶加氣悶:這種事是能被打斷的嗎?

孩子這麼煩人,真不能生。

他躺倒在魏紫身邊,無語望著床頂。

“你不出去看看嗎?”魏紫問他。

“嗬。”他冷哼一聲,直接抓了她的手按在某處:“你覺得我這個樣子走得出去嗎?”

魏紫回以尷尬的笑,默默收回了手。

好在嬤嬤比較給力,終究還是成功將孩子哄走了。

可經這麼一波驚嚇,魏紫是不敢有什麼心思了。

她迅速穿好被風澹淵剝下的衣服,討好地吻了吻他的唇:“你躺著也是躺著,幫我想個今日不去皇宮的藉口。”

“借什麼口,直接說折了腰不就成了。”風澹淵冇好氣道。

魏紫乾笑,回道:“我覺得臉這個東西,雖然不是很重要,但有時候還是得要一要的。你好好想,我先去洗漱,記著——”她強調了下:“好好想。”

風澹淵嗬嗬兩聲,極有衝動把她壓在身下咬上幾口,可終究還是心疼她,捨不得動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