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路向北而行,景色變幻,從天蒼蒼野茫茫的廣袤草原,到蒼勁雄渾的七彩丹霞群山,魏紫真有恍如隔世之感。

在現代時,她也曾自駕行過大西北,跟牧民一起吃住,躺在草原上看滿天繁星,當立於隻剩斷壁殘垣的古長城上,伸手觸摸那一層厚厚黃土時,她也曾想,千年以前這裡曾發生過怎樣的故事?

時光回溯,如今的她便立在這個答案之前。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裡長城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此時的長城還有烽火台,駐守於周圍的是雲國的將士。

風澹淵點兵歸來,便見魏紫站在烽火台上。

今日的她穿了一身紅色衣裙,如墨黑髮盤成隨雲髻,簪著與衣色相同的迴流紅寶石髮簪。濃重的色彩,襯著原本便白皙的臉色愈發如雪一般,眉眼更是明豔照人。

饒是與魏紫耳鬢廝磨、日夜相對,風澹淵一眼瞧去,也不由一愣,心中暗想:這樣的容貌,這樣的氣質,她是怎麼覺得自己平平無常,對男人冇有吸引力呢?

好在已將人娶回家,不然他這每心如何能定下來?

此時,陽光穿透雲層,直射而下,恰好落在魏紫身上。

風澹淵的瞳孔猛然一縮,心跳驟然停止。

他看到明晃晃的光,穿透了魏紫雪一般的臉,竟是像要將她生生融化一般。

本能的動作,快過腦中的思緒。

他提一口真氣,人已經掠至她的身邊,直接將她抱進懷裡,用身子擋住那炙熱的日光。

這個動作,倒讓正出神想事的魏紫一懵,更讓跟著風澹淵而來的藺軍師、白岩等人,立刻轉過了頭去。

賈將軍反應慢了些,還被白將軍猛的拉了一把。

“乾什麼——”

“非禮勿視。”

賈將軍抬頭望天:“……”這麼多日了,對於這老突如其來的狗糧,他還是不太習慣。

“嗯?”魏紫悵然的思緒,被風澹淵這突如其來的一抱,抱得煙消雲散。

“日頭大,彆曬傷了。”風澹淵胡亂找了個說辭。

他覺得方纔的感覺很是奇怪,懷中嬌軀溫暖柔軟,帶著幽幽的冷香,他怎麼會覺得她要被日光吞噬了呢?

魏紫笑道:“我又不是泥塑的,哪那麼嬌貴?”

風澹淵冇有說話。

這倒是真的。

行軍不比尋常,且不說彆的,單是這每日快馬加鞭便已十分辛苦,晚上若是趕不到驛站,便就地歇下了。

他原本想陪她走在最後,儘量不那麼辛勞,卻被她一口否決:“哪有主帥躲在最後的?你就當我是隨行的醫生,該如何便如何。”

如此行了十來日,魏紫竟是一聲苦,一句累都不曾提及。

可晚上洗漱時,他分明看到她的小腿和腳是腫的,人更是又瘦了一圈,本就不盈一握的腰,細得似乎一掐就能斷,瞧得他心疼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