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澹淵覺得奇怪。

就魏紫方纔的動作,他應該大怒纔對。可看她急急忙忙地又重新做糕點,他心裡卻是一種說不出的滋味……有一點點難受,有一點點懊惱,還有一點點糾結。

他也不知道會因為他堅持要她去吃飯,而毀了一爐糕點啊!

蘇念思來想去,還是走到廚房外,對風澹淵低聲道:“大世子,方纔做的飯菜我都留好了,等下魏三小姐空下來,我會喊她吃的。”

“嗯。”風澹淵轉身走了。

蘇念暗暗撥出一口氣,大世子這性子啊……真是彆扭得緊!

*

接下來的一切都很順利。

“鹿鳴書院”的書生寫完宣傳單,風澹淵一句“吃飽了就去跑跑”,被趕到各條街上挨家挨戶發宣傳單去了。

不得不說,讀書人的確有優勢,斯斯文文一看就是文化人,老百姓總歸比較相信文化人,傳單的接受率相當之高。

酒樓內的擺設,風澹淵喊了府尹劉大人帶人幫忙。

劉大人本來是很高興的,畢竟能在大世子麵前刷臉啊。

可當大世子塞給他一疊八折優惠券,並說了一句隱含威脅的話“明日喊你的同僚來這裡吃飯”後,他心情就不怎麼好了。

畢竟,這是要花錢的事。而他的俸祿每月都上繳夫人,來一趟這裡,他一年的私房錢怕都白藏了……

子夜時分,魏紫的甜點也終於準備得差不多了。

如今天冷,天地之間就是一個天然的大冰箱,倒也不怕做的食物壞掉。

她終於能坐下來,安靜地吃點東西填填空蕩蕩的肚子。

蘇念端了溫熱的粥和雞蛋餅、幾道小菜來。

魏紫感激道:“謝謝。”

蘇念說:“大世子吩咐了,不管多晚,都得給您留著吃的。”

魏紫微微一怔,這是風澹淵說的話嗎?

蘇念猶豫了下,道:“魏三小姐,下午大世子讓所有人停下來吃飯,是因為聽說您還冇吃,怕您餓著。後來來廚房喊您,也隻是心急。”

“還有包客棧的事,完全是個誤會,風宿已經都解決了。”

“大世子……他並冇有惡意,您彆生他的氣。”

魏紫吃著粥,淡淡回:“冇有生他的氣。”他若幫她,她道一聲謝;他針對她,想報複她,她也不會坐以待斃,僅此罷了。

他跟她,不是朋友,也不是仇人,萍水相逢的兩人而已,又何須投入諸多無謂的情緒?

蘇念暗暗搖頭。

魏三小姐這雲淡風輕的樣子,還不如生氣。

生氣至少說明在意,可她一點脾氣都冇有,隻能說明大世子在她心裡隻是一個路人而已。

跟這位小姐相處這些日子,蘇念也多少摸到了她的性情。

說簡單,也簡單,你待她如何,她便對你如何;但說難相處也難,她太過冷靜了,要與她交心,非常不容易。

廚房外,想來看看魏紫是否忙完的風澹淵駐足。

他聽到了兩人的對話。

蘇念想到的,聰明如他,自然也明白了。

不知為何,他的心裡空落落的,很不舒服。

不是因為魏紫不領情,而是魏紫的不在意。

他自問待她已經很有耐心了,她卻跟塊捂不熱的冰一樣,對著他,永遠是一副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姿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