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終於到了“閤家歡”自助餐推出的日子。

風澹寧起了個大早,特地在關公、財神、觀音菩薩麵前各燒了三炷香。

看得魏紫滿頭問號:“為什麼還要拜觀音?”

做生意拜關公、拜財神她能理解,可觀音不是送子的嗎?

風澹寧解釋說:“關公和財神兩個男的,平日待著冇什麼可聊。把觀音菩薩請來就不一樣了,所謂‘男女搭配,乾活不累’,他們在我這聊得開心,待得順意,自然能保佑我生意興隆、財源廣進了呀!”

魏紫尷尬地笑:“……”聽著好有道理,不過她怎麼記得觀音本尊是男的呢?

算了,心誠則靈,三世子高興就好。

打開大門,外麵卻陰沉沉的,已經晴了數日的天,飄起了細細的雪沫子,寒風颳在臉上,生生作疼。

天公不作美啊!

“這天……大家不會窩在家裡不出來了吧?”風澹寧有些擔心。

享受美食,得先有一個好心情啊。這颳風又下雪的,誰出門心情都不怎麼好吧?

魏紫寬慰他:“我們的菜很好,創意也夠吸引人,會有人願意冒風雪前來的。”

略一思忖,她折身進酒樓:“我讓廚房煮些薑茶和甜湯,等下就放在門口,有客人經過,就請他們喝上一碗。”

風澹寧反應也快:“這個法子好,暖了身子纔有好心情吃飯呀!”

果不然,聽說有免費的薑茶和甜湯喝,吸引了不少人駐足,跑堂的小二藉此機會,熱情介紹今日的自助餐。

倒真有人說要帶家人來吃的!

飯點前半個時辰,率先進門的是劉大人和他的同僚。

劉大人“謹記”大世子的話,滿臉演的都是對自助餐的興趣和期待。

風澹寧有些失落。他做生意不是為了仗勢掙錢。

魏紫勸他:“你是一位商人,先應關心流水和利潤,其次纔是彆的。”

被魏紫一說,風澹寧又振奮起來。

是啊,他這次是憑本事,又不是憑關係!他們肯定會說好吃,不虛此行的!

緊接著來的是鄧老和他的“老饕團”。

風澹寧自然熱情安排了雅座。

剛送好茶點,外麵就陸續來了拿著八折優惠券的普通客人。

風澹寧臉上的笑明媚起來,大聲道:“上菜了!”

而方纔喝了熱茶說要來嚐嚐自助餐的路人,竟也真的帶著家人來了!

大人們先不提,進店的孩子都被門口的糖果、布丁和蛋糕吸引住了,紛紛大喊:“爹,娘,我要吃!”

風澹甯越發佩服魏紫了。

她抓住了關鍵客人的心啊!也不枉她昨日忙到大半夜做了這麼多糖果糕點出來!

到了午飯飯點,“一品鮮”五層樓已經座無虛席。

晚到的客人隻能坐在門口等。

有熱茶喝,有糖果吃,還有特地請來的說書先生的說書聽,一點也不無聊。

順帶說一句:請說書先生也是魏紫的主意。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一品鮮”熱鬨異常,好像整條街的客人都彙聚在了這裡似的。

劉大人原本以為這次是花錢來捧大世子和三世子場的,誰知菜異常美味,還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劃算得很!

他也就不心疼辛苦積攢的私房錢了,隻問風澹寧:“三世子,這‘自助餐’是一直有的吧?改明兒我想帶夫人和孩子前來。”

這麼好的博夫人歡心的機會,當然不能錯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