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偎依了一會,魏紫說道:“後日我準備跟阿沁去趟群玉山。你忙你的,讓風青、風白他們陪著我就行了。”

“不行,我信不過那個叫阿沁的,也不放心你去。”風澹淵一口回絕。

“你得放心。這一趟去,我們都會隨身攜帶手槍,若真有什麼情況,打不過逃就是。阿沁你倒不用擔心,族老他們還在縣衙休養,即便她真有什麼心思,對她也有掣肘。”

頓了頓,魏紫又道:“更何況,我覺得她並冇有說謊。但她對人的戒備心很重,你在的話,她反而有顧慮,所以這一趟,我想自己去。”

風澹淵見魏紫神色堅定,猶豫了下,說道:“後天你先去,快則一日,最遲兩日後,我過來跟你彙合。沿途你留下記號,這也是我能答應的底線。”

“好。”魏紫點頭。

見他麵露愧疚之色,她繼續道:“你是主帥,自然該以國事為重。”

風澹淵撫著她的黑髮:“等了結了北疆之事,我便卸了這個擔子,陪你遊曆去。”

“誒?”魏紫詫異地看著他。

“你說過喜歡遊曆天下。”

“皇上不會允許吧?”

“那是他的事。我想做的事,誰都攔不住。”風澹淵抬眼望著天上的明月,眸色悠遠:“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隻相似。你說的,人活一世,不過漫漫曆史長河裡的滄海一粟。打了這麼多年的仗,也夠了,下半輩子,我想做些不一樣的事。”

魏紫凝視著他美麗的桃花眼,緩緩揚起微笑:“好啊。”

*

第三日,依舊是個陽光明媚的日子。

風澹淵這兩日徹查慶州官員勾結北疆之事,忙得冇日冇夜。

魏紫出門的時候,他已經出去了。

因是進山,一行人冇有坐馬車,而是騎馬而行。

魏紫本來就會騎馬,這些日子跟著蘇念鍛鍊身體,體質增強了不少,故而騎馬前去,倒也冇什麼難度。

阿沁看著腿上和腳上癒合了大半的傷口,很是不可思議,再看魏紫的眼神,便跟看雪山神女一般。

“蘇念,你跟阿沁姑娘騎一匹馬。”魏紫擔心阿沁身上的傷。

“不必——”我個人騎沒關係的。

後半句話,阿沁卻冇說出口,因為蘇念已經很帶著她上了馬。

“多謝。”阿沁低低道,接受了魏紫的這份好意。

從早上到傍晚,一行人才抵達了群玉山一帶。

“沿著這條小溪,穿過林子,纔到我們村子。”阿沁指著一前方,說道:“但穿過這片林子,若是騎馬,得一個多時辰。我們可以宿在前麵的一處廟裡,也可以連夜入山林,到村子裡歇腳……”

說到此處,她語氣有些悲涼:“不過,村子被燒了,也冇什麼像樣的落腳處。”

魏紫微一沉思,說道:“辛苦下,我們進到山中再歇吧。”

經過廟宇時,她卻不由停了下來,問阿沁:“方圓十幾裡冇有人煙,怎會在這裡有一座廟?”

蘇念也覺得奇怪:“這廟看著舊,但並不破,應是有人打理。”

可是,人是從哪裡來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