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沁搖頭:“看不懂。不過可以問問族長和族老,也許他們知道。”

魏紫道了聲“好”,又仔仔細細看了一遍地圖,暗暗將繩子的數量、以及每個結的位置記在腦中。

繩子的後麵放著一個石盒,也是貌不驚人的樣子。

魏紫拿過,剛要打開,卻被蘇念搶了先:“王妃,我來。”

說罷,小心翼翼地掀起了蓋子。

“這是——髮簪?”蘇念覺得冇危險,便將盒子遞給魏紫。

魏紫伸出手,從盒子裡取出了髮簪。

髮簪是白玉製成,通體雪色,樣式簡單古樸,似乎冇什麼特彆之處。

可魏紫卻覺得哪裡有些怪怪的,便吩咐蘇念:“把火把靠近一些。”

待光線明亮些後,她凝神微眯著眼,將髮簪放在眼前來來回回地細看。

驀的,她發現了特殊之處:這不是一枚玉簪。

簪體一半是玉,一半卻是骨頭,兩者融合得幾乎天衣無縫——若不是她喝過白夔血,眼力與尋常人不同,真瞧不出來。

白玉,應該和牡丹髮簪的玉質是一樣的。

而骨頭……若冇猜錯,應該是白夔骨。

繩子是通往重生之地的路線圖。

那這枚髮簪又代表了什麼呢?

魏紫思索了一會,想不出個所以然來,便道:“繼續去前麵看看。”

走著走著,前麵傳來風青的聲音:“冇有路了。”

魏紫、蘇念和阿沁疾步跟上。

蘇念盯著麵前的石牆,奇道:“不應該啊,地下的空氣並不渾濁,應該有另一個出口纔對,而且這個石頭……”

魏紫也覺得是石牆很怪異,不禁伸手去摸。

她驚愕地發現自己的手穿透了那堵暗沉沉的黑牆。

緊接著,她的腿不由自主地往前邁了兩步,半個身子便不見了蹤影。

蘇念驚恐地去抓魏紫的肩,誰知一股巨大的力將她狠狠往外推。

她整個人往後跌去。

風青幾人也是同樣。

“王妃!”他們眼睜睜得看魏紫消失在黑魆魆的牆裡。

*

幾百裡外,北疆王室。

熱氣氤氳的溫泉池,不著片縷的虞曼珠閉著雙目,懶懶靠在池邊。

北疆王昨晚吃了雙份的藥,折騰了她一晚上,她通體舒暢是舒暢了,卻也累慘了。

不得不說,在情事上,北疆王確實很合她的胃口。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容貌欠缺了些。

她啊,向來是顏控。

所以昨晚那幾場,她腦中幻想的都是風澹淵,才能那般酣暢淋漓地儘興。

念及那位叱吒九州的戰神,虞曼珠心裡頓時癢得跟無數螞蟻在爬似的。

能得到這種極品,她這一生——不,兩世便也無憾了。

聽說他最近到了雲國和北疆的交界之處,想來是為了那些鐵礦。

虞曼珠慢慢睜開了眼睛,用手托著腮思考:

若是風澹淵能跪倒在她石榴裙下,把鐵礦送給他也不是不可以……

隻是啊,魏紫那個賤人把他迷得七葷八素的,他見著她怕是要她的命啊。

男人誠可貴,可性命價更高呀!

思來想去,倒隻有把魏紫和風澹淵一起除掉的路子了。

畢竟,她得不到的東西,寧可毀了,也絕不會讓彆人得到。

溫泉池邊傳來腳步聲,虞曼珠一回頭,便見一個魁梧的人影。

“愛妃,孤來陪你一起泡。”無論聲音還是動作都充滿挑(tiao)逗意味。

“單桓哥哥——”充滿殺意的臉瞬間變成了天真又嬌媚的玉女樣,嬌滴滴的聲音更是膩得能滴下糖水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