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澹淵冷著臉命令道:“都退下。”

好奇得伸長了脖子的圍觀群眾隻好遺憾離開,賈將軍更是無比留戀地看了看那鍋熱騰騰的湯,心痛無比。

清場之後,魏紫便能同雪獅交談了。

“你們怎麼過來的?”

“我溜出去玩,跑了幾座山,爸爸媽媽來找我,我們本來是往回走的,可走著走著,就再也走不回去了。不過,這裡也挺好的,景色不一樣,但吃的東西好多哦!”

小雪獅比去年魏紫第一次見它時,長大了許多,儼然已是獅子爸爸的翻版,但話癆這個習慣卻冇有改。

“走著走著,就走不回去了……”

魏紫皺眉,忽然想到了老族長的話:天虞山有直接往棺材山祭壇的通道,而雪獅所守護的水下古墓,跟棺材山相距並不遠。

難道,雪獅一家是誤入了這個通道,纔來到了距離江南幾千裡之外的天虞山脈?

似乎也隻有這個解釋。

否則,她真想不出雪獅一家是如何淌過長江、黃河抵達北疆的。

*

不管如何,因為雪獅一家的到來,倒解決了魏紫一個難題。

她不用風澹淵背,也不用自己走,便能跟著隊伍前往發鳩山了。

“我見過人騎馬、騎驢、騎駱駝,第一次見人騎獅子——還是那麼漂亮的雪獅。”阿沁咋舌。

還有人偷偷跟風青咬耳朵:“彆的王妃養兔子、養貓養狗,咱們王妃獨樹一幟竟然養獅子,一養還養一家!嘖嘖,咱們王爺不一般,連娶的媳婦都不走尋常路呢!”

風青還能怎麼說呢?隻能尬笑著應和:“自然,咱們王妃可不是普通女子。”

不過,騎獅子這種事呢,旁人看著很威風,可魏紫卻有些難以言表:騎著實在是累啊!

本來著力點就難掌握,堅持要騎魏紫的小雪獅還特彆好動,能直線走的路非得走成“S”線,遇見什麼兔子野雞這些小動物,還得過去嚇唬嚇唬它們——對,不是抓來吃,隻是惡作劇捉弄它們一下。

風澹淵見此,臉色一沉,如影子一般掠至雪獅麵前,伸手搭在了它的額頭上。

小雪獅頓時覺得身上彷彿壓了一座山,重得它四腳著地,整個身子都趴在了地上。

“好好走路,不準亂竄。”風澹淵冷著臉警告,轉頭又教育魏紫:“自己的寵物該管教就管教,彆寵得冇法冇天的。”

小雪獅:“……”嗚嗚嗚好凶啊——

魏紫:“……”她也中槍?等等,雪獅什麼時候成她的寵物了??

“手放這裡,腳擱這裡,身子壓低,對,就這樣。”操碎了心的宸王,認真指導魏紫騎獅的正確姿勢。

“不準跑太快,也不準走太慢。”對小雪獅,宸王就不細聲細氣了,簡單粗暴直接命令。

小雪獅也不知哪兩根筋搭對了,這些話它竟然聽懂了:不能跑太快,也不能走太慢?那該怎麼走?

小雪獅一臉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