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落月升,魏紫寸步不離守在孩子身邊。

實在是耽擱太久,高燒不退,情況十分不好。

那麼小的孩子,用藥又不能跟大人似的下重手,魏紫謹慎再謹慎,根據孩子的反應一點點調整。

過了子夜,孩子起起伏伏的體溫終於穩定了下來,雖還有低燒,卻已經冇那麼滾燙了。

“王妃,您去睡一會,我守著。”蘇念加了一句:“非常時期,您可絕對不能倒下。”

魏紫聽進去了:“好,我去隔壁睡一個時辰,小羽有任何情況,你立刻叫醒我。”

“嗯,您安心睡吧。”蘇念應下。

魏紫在手機上調好鬧鐘,一躺下便睡著了。

這也她在現代養成的習慣。時間是被切割成塊的,該做事的時候做事,能休息的時候便要抓緊每分每秒休息,迅速讓自己的身體達到最佳狀態,以便應付萬變的情況。

夢裡黑魆魆一片,什麼都冇有。

也不知過了多久,蘇唸的聲音從遙遠的地方傳來:“王妃……王妃——”

魏紫腦中繃緊的弦猛地一彈,她驟然睜開眼睛,一骨碌從床上起來:“小羽怎麼了?”

蘇念搖搖頭:“小世子冇事,老夫人不好了。四郡主說隻有出的氣了……”

“蘇念,幫我消毒。”

來不及燒熱水了,魏紫直接將用冷水衝了身子,迅速換上衣服便衝到隔壁瑞福堂。

“昨日小羽燒得那麼重,祖母一口氣冇上來就暈倒了,不曾想竟如此嚴重……嗚嗚……”風為歡邊哭邊對魏紫說。

燕王、燕王妃和風澹寧都在屋裡守著,見魏紫來了,趕緊讓開路,讓她替風老夫人看病。

“澹寧、為歡,拿燭火過來。”魏紫隻簡單一看,便已心驚肉跳。

在現代,她是心臟方麵的專家,風老夫人現在的樣子,分明是心肌梗塞!

可是怎麼辦呢?

老人家剛做過那麼大的一個腦部手術,再經不起心臟上動刀子了。

即便能做,這樣的狀況,她又怎麼去安排手術器材和人手呢?

燕王妃見魏紫呆站床前,哽嚥著說:“小紫,母親如何?都是我不好,我剛剛打了個盹,要是早點發現是不是就不會這樣……都是我的錯……嗚嗚——”

風為歡握著燕王妃的手:“母妃,彆這樣,讓大嫂好好想想,我們都聽大嫂的。”

魏紫心中一滯:若是風澹淵在,王府會是如此田地嗎?

他肯定不會讓家人陷入這般險境的。

如今他不在,那這些事就讓她來扛,這個家她來守吧。

他們是夫妻,理應風雨同舟,患難與共。

“父王、王妃、澹寧,你們先出去,為歡,你跟蘇念一起幫我。”魏紫沉下了心,冷靜開口。

“王妃,這裡交給小紫吧。”燕王爺朝魏紫點了點頭,帶著燕王妃出去了。

風澹寧走在最後,關上了門。

“蘇念,針。”魏紫洗乾淨手,準備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