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車停下的地方,已近城郊。

“你想留在馬車裡,還是下車透個氣?”風澹淵問魏紫。

出城的路顛得魏紫有些噁心,她便道:“我下去透個氣。”

風澹淵看了蘇念一眼,便下了馬車。

蘇念趕緊小心攙著魏紫下車。

魏紫見風澹淵進了一個小院落,門開著,能看到正屋和院子,院子裡有位婦人正在喂兔子。

風宿和風羽將帶來的大包小包,都搬進了屋子裡。

婦人對風澹淵行禮,被風澹淵扶起。

魏紫很是奇怪,就風澹淵那個拽得二五八萬的性子,竟會對個婦人這麼客氣。

蘇念在一邊說:“那是林校尉的遺孀。當年西域一戰,我朝雖以三萬大軍敗西域十萬精兵,死傷卻也慘重……”

“歸來時隻剩一萬不到的將士。大世子的護衛隊,一共十八人,無一生還,其中包括林校尉……”

蘇唸的聲音不由沉重起來。

“那時候,大世子剛過十八歲生辰。自此之後,但凡新年,隻要有空,他都會來看望下護衛隊的家人,送些吃的喝的……”

“我朝國庫並不充盈,對軍屬的補貼有限,大世子向來能貼多少就貼多少。”

自穿越而來,魏紫對風澹淵的印象並不好:他性子太過惡劣,也不懂尊重人。

可此時聽蘇念說他的過往,她卻開始明白他了:在人間煉獄中走過,重回人世間,再抬頭看旭日明月,總歸是不一樣的。

蘇念繼續道:“大世子戰功赫赫,皇上嘉獎大世子,要給他賜婚,被他一口回絕。”

“他說:刀劍無眼,指不定哪日我就戰死沙場了,又何必留孤兒寡-婦在人世間淒涼度日呢?”

“皇上拗不過大世子,便也隨他去了,可心裡很難過。大世子是他一手帶大的,他也希望大世子能過正常人的生活,可是啊——”

“若無像大世子、像林校尉這樣鐵骨錚錚的好男兒保家衛國,這山河豈能無恙,我雲朝百姓又如何平安度日?他們,終究是要失去很多東西,無法跟常人一樣的……”

魏紫愣住了。

腦中忽然就想起那日到燕王府時,風澹淵對燕王爺所說的話:“我就算一輩子孤獨終老,戰死沙場成孤魂野鬼,那也是我自己的事,跟誰都無關!”

她心中一動,不由地朝風澹淵看去。

“你們是跟大世子一起來的嗎?怎麼不進去坐坐?”

魏紫回頭,卻見一個十來歲大的男孩,揹著個菜籃子對她和蘇念熱情地說。

“外麵太冷了,進來喝杯熱茶暖暖身子吧!”

魏紫不知道怎麼回絕,便跟著男孩進去了。

“大世子!上次您教的刀法我早就練熟了,我耍給您瞧瞧好不好?”男孩滿臉期待地看著風澹淵。

風澹淵罕見地露出了笑意:“好啊,你若耍得好,我送你一份大禮。”

“真的嗎?那您瞧好了!”

男孩林毅趕緊放下菜籃子,順便對林嫂說:“娘,這是跟大世子一起來的姐姐,快請她們喝杯熱茶吧!”

林嫂趕緊招呼魏紫和蘇念:“瞧我都高興傻了,兩位姑娘快跟我進屋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