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紫隻覺得後背一涼,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小雪獅抱著樹枝拚命掙紮,雪獅媽媽跳過去試圖咬住它。

“嗷——嗚!”

小雪獅用爪子刨著樹乾,雪獅媽媽跟著它往下滑去。

雪獅爸爸見此也安耐不住了,追著它們躍下樹去。

魏紫在雪獅爸爸的身上。

一人三獅,狼狽不堪地落在地上。

魏紫一咬牙,低聲對雪獅爸爸說:“衝出去。”

雪獅爸爸拔腿就跑。

可對麵三人的動作比它們快多了。

兩個男子控製住了小雪獅和雪獅媽媽,而那女的則直接伸手來扣魏紫。

雪獅爸爸狂怒,魏紫亦掏出手槍朝那女子射了出去。

女子邊躲,邊朗聲道:“宸王妃,奴婢奉皇後孃娘之命,來帶您回燕王府!”

魏紫拿槍對著她,冷聲道:“有何憑證?”

女子跪在地上,拿出一封信:“這是娘孃的手諭,宸王妃您可一看。”轉過頭又對那兩個男子道:“鬆手。”

魏紫冷冷道:“把信紙攤開。”

一丈多遠的距離,紙上的字她能瞧得清。

女子依言而行,又道:“奴婢姓‘周’,跟蘇念一樣,是娘娘身邊伺候的人。昨晚娘娘得知燕王府出事,而您連夜離開,想來是去取藥,便命奴婢帶人等在此地,護送您回燕王府。”

魏紫認得皇後的字跡,也辨得出紙上的印章不是假冒,再聽周嬤嬤的話,已然信了一半,隻是——

“如何回去?”魏紫問。

“城郊有一條地道,直通皇宮與燕王府臨靠的後山。”周嬤嬤回。

“此事為何燕王和宸王不知?”魏紫從冇有聽兩人提起過此事。

“這條密道是皇族之秘,隻有帝後知曉,不到萬不得已,並不會用。”周嬤嬤冇有瞞她。

魏紫明白這個“萬不得已”,一般是指皇宮失守,如此隻有帝後知道,倒也說得過去。

“既然是如此秘密的地道,皇後為何要讓我走?”

要知道,她現在腦門上幾乎刻著“叛國”二字。若風澹淵真是北疆王族之後,又有滅雲國之心,皇後把這條密道告訴了她,不就等於絕了自己的後路?

“娘娘說,若是連您和宸王爺都不能相信,這個世上,還有什麼可信?”

周嬤嬤說著聽似雲淡風輕的話,可對魏紫而言,卻不亞於一份重重的信任與承諾。

沉默片許,她點點頭:“請周嬤嬤帶路。”

已然是信了。

這世上最彌足珍貴的便是“信任”二字。而回報“信任”的,隻有同樣的“信任”。

倘若是假的,也無妨,事到如此,她還藏什麼拙呢?

她有自保的能力。

周嬤嬤微微一笑:“如娘娘所言,宸王妃是個識大體、有格局之人。”

她伸出手,恭敬道:“您往這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