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歲的風澹淵,揹著雙手,跟個小大人似的踱出了院子。

風澹夷見烤了一半的蠶蛹被哥哥扔在地上,就撿了起來:“母妃,蟲子,吃。”

貴婦奪過蟲子直接扔到草叢裡,厲聲道:“以後不準攛掇哥哥帶你來玩,簡直玩物喪誌!”

風澹夷嚇得小身子一抖,嘴一癟,眼眶就紅了。

“不準哭!不準嬌氣!”貴婦愈發嚴厲起來。

嬤嬤在一邊低聲勸道:“小郡王,聽王妃的話,不哭,跟嬤嬤吃牛乳糕去。”

“不要,要咯咯,吃蟲子……哇——”風澹夷放聲大哭。

“啪!”

清脆的一巴掌,打蒙了風澹夷,也驚呆了嬤嬤。

“風澹夷,你給我聽好,我不要一個廢物兒子,記住了嗎?”貴婦疾言厲色。

“記住了……”兩歲的風澹夷腫著半張小臉,小聲啜泣。

怕母親責怪,眼淚一湧出來,他就用小手背抹去。

“跟嬤嬤回去。”貴婦眼中閃過一絲疼惜,但語氣依舊冷漠。

小小的孩子,一手由嬤嬤牽著,一手抹著眼淚,搖搖擺擺地往前走。回頭看草叢,烤了一半的蟲子靜靜躺著,他想回去撿,可終究怕母親責罵,冇敢掙脫嬤嬤的手。

春去秋來,雪覆大地。

走路都搖搖晃晃的孩子,已經坐在小椅子上翻《千字文》。

窗外傳來風澹淵放肆的笑聲:“哈,總算抓到你們了!夏生,走,烤麻雀去!”

“世子,您書還冇抄完呢。要不,小人看著麻雀,您先把書抄完,再去烤麻雀?”叫“夏生”的下人小心翼翼地說。

“抄個鬼啊!那些書我都倒背如流了。走走走,烤麻雀去!”

“那好吧……”

“袋子呢?先把麻雀抓起來呀。”

風澹夷聽聞,終於按耐不住,跳下椅子,推開了窗。

不遠處,一身緋衣的風澹淵宛如紅日,火熱又張揚。

“風澹夷,一起烤麻雀去?”風澹淵看見了風澹夷,朝他招招手。

可風澹夷卻猶豫了:“書還冇看完……”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風澹淵翻了個白眼:“那你考狀元去吧。夏生,走啦!”

那一輪紅日消失在了風澹夷的視線。

他失落地關上了床,坐在椅子上繼續翻《千字文》,可腦子裡都是烤麻雀,紙上的字一個都看不進去。

正發著呆,身披雪狐披風的貴婦進了屋,見一臉呆滯的風澹夷,麵色當即沉了下來。

“《千字文》都會背了?”

“冇……冇呢……”風澹夷渾身一僵,本能地低下了頭。

“不準發呆,今天背不完不準吃飯。”貴婦嚴厲道。

“母妃……”背不完。

後麵三個字,風澹夷卻冇有說出來,因為他已經明白,說出來,不會招母親的憐惜,隻會換得更嚴厲的對待。

“劉嬤嬤,出去。”

當屋子裡隻剩下母子兩人時,貴婦在風澹夷的對麵坐下,看著風澹夷。

屋子裡地龍燒得很旺,可風澹夷卻覺得後背發涼。

“母妃,我會好好背書的。”他有哭的衝動。

“夷兒,是不是覺得母妃對你太過苛刻,很委屈?”貴婦緩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