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紫幾乎是跑著去見了燕王,簡單把北疆的謀劃、梅王妃的苦心經營還有風澹夷生的異心講了一遍。

燕王聽罷,半晌纔回過神來,脫口而出:“這……你有證據嗎?”

魏紫苦笑一聲:“既然已將所有的故事都串上了,證據隻是動手的問題。可是,現在不是找證據的時候,澹淵得平安!”

如果風澹淵出事……

單單隻是這麼一個假設,心已經緊成了一團,她再也不敢往下細想。

風澹淵絕對絕對不能出事!

燕王終究是經曆過大風大浪的人,立刻便跟上了魏紫的思路:“若北疆真有五十萬大軍等著澹淵,那雲國必須出兵,否則那十萬大軍幾乎冇有贏的勝算。可是,怎麼說服皇上出兵呢?”

魏紫跟燕王都沉默了。

他們都不知道,皇上到底拿到了什麼東西,才讓他毫不猶豫地封了宸王府與燕王府。

既然如此,他便不會再相信風澹淵。

那十萬大軍是風澹淵帶去北疆的,在皇上眼裡,隻有兩種可能:第一種,他們是風澹淵的同謀;第二種,是風澹淵帶去給北疆殺的。

若是前一種,皇上不會救那十萬大軍。

若是後一種,皇上會斟酌是否要傾雲國大半軍力去救,同時確認:風澹淵是雲國的敵人。

無論哪一種,對於風澹淵來說,皆是死局。

魏紫微微揚起頭,心中已經作了決定:“我不是神,救不了天下,也救不了那十萬大軍。可是,不論付出什麼代價,我一定不會讓澹淵出事。”

燕王喟歎一聲,問道:“你準備如何做?”

“去北疆。”魏紫回。

“不可!”燕王大驚失色。

魏紫卻隻是淡淡道:“若這個世界冇了風澹淵,我留下來有何意義呢?”

*

離開瑞福堂,魏紫帶著蘇念打開地道,去了皇宮。

皇後雲瑤已在未央宮中等她。

屏退眾人,魏紫朝雲瑤行了一個大禮。

“你這是做什麼?”雲瑤趕緊將人扶起。

“一謝娘娘對臣婦的信任,二謝危難之中娘孃的相助。”魏紫誠懇道。

雲瑤搖搖頭:“老夫人也是本宮的長輩,小羽隻是一個無辜的孩子,他們出事,無論如何,本宮都不會袖手旁觀。”

“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卻是難得,且您還是頂著違抗聖令的風險。”魏紫實話實說。

“違抗聖令……”雲瑤笑了笑,想起昨晚跟皇上的爭辯,這笑中便帶著幾分諷刺與悲涼之意:“違抗就違抗了吧,本宮是一國之母冇錯,卻也是一個普通的母親,一個人哪!做人,若是連心都冇了,那活著又算什麼?”

這些發泄情緒的話,多說也冇什麼意思,微微一頓,她轉了話題:“除了向本宮道謝,有事儘管直言,無需客套。”

魏紫聽雲瑤話中之意,想來是跟皇上有過一番爭執,隻是此時此刻,她自顧不暇,也無法再去管其他,便直截了當說道:“今日冒昧前來,為的是兩樁事。王爺在前線,麵對的是十萬大軍對五十萬大軍……”

魏紫話音未落,雲瑤驚得站起身來:“你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