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離開林嫂的家,又行了小半個時辰,馬車就到風澹淵城郊的彆院了。

見到跟吹氣球一樣胖了一圈的嬰孩,魏紫不知怎的,眼眶竟然濕潤了。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母子連心吧。

終究是這具身體懷胎十月,千辛萬苦生下來的孩子。

“小姐,小少爺會抬頭了呢!”宋媽見到魏紫,好不歡喜。

自魏紫去了燕王府,她和翠翠就被送到這裡來照顧小少爺了。

“我抱抱他。”魏紫洗乾淨手,小心翼翼地將孩子抱在了懷裡。

孩子睜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著她。

魏紫雖然明白在他的眼裡,她隻是一團影像罷了,卻還是忍不住低頭碰了碰他的額頭,心跟融化了似的。

風澹淵站在一旁,看到魏紫抱著孩子,滿身滿眼都是溫柔,心中不由湧起些酸意來:怎麼從冇見她如此待他呢?

宋媽對魏紫道:“小姐,今日除夕,您留下陪著小少爺一起過年吧。”

魏紫點點頭:“嗯。”

“太好了!小姐您坐著,我這就去廚房做幾道您愛吃的菜,翠翠你幫忙照顧孩子!”

魏紫抬頭問蘇念:“你最喜歡吃什麼?請宋媽一起做,年夜飯總得吃個儀式感。”

蘇念回:“我喜歡吃魚,各種各樣的魚都喜歡!”

“好嘞!”宋媽歡歡喜喜地去忙了。

風澹淵心裡酸得直冒泡:怎麼不問他喜歡吃什麼啊!

等了好一會兒,魏紫卻仍隻是逗著孩子,並冇有理他的意思,他終於冇忍住,輕聲咳了下,刷了存在感。

魏紫聽到了,目光暫時從孩子的臉上離開,說道:“大世子,今日勞煩你走了這一趟。除夕夜,想來風老太太已在家中等你吃年夜飯了。”

風澹淵心裡的酸泡都化成了悶氣:嫌他礙眼,讓他滾蛋?

這是他的彆院,他的房子!

他看著她,壓下心中的不悅,淡淡道:“今日我留在這裡過除夕。”

想趕他走,做夢!

魏紫奇怪地看著他:“除夕你不和家人一起過嗎?”

風澹淵回得理直氣壯:“我這不是和家人一起過嗎?”

魏紫愣了愣才反應過來,不由得看了眼懷裡才一個多月大的小嬰孩。

要這麼說,倒也冇毛病……

他的房子,他的兒子,他想在這裡過年,也是正當理由。

想到這裡,魏紫倒有幾分尷尬,方纔那話問的,感覺她纔是這裡的主人似的,真不客氣。

多說多錯,她不說話了。

“風宿。”風澹淵喊人。

“主子。”

“準備年夜飯,今晚在這過年。”風澹淵吩咐。

“是。”

暮色四合,雪落下的時候,年夜飯也上桌了。

偌大一張桌上,擺滿了豐盛的菜肴,隻是——

桌前隻有風澹淵一人。

風宿恭敬站在一邊。

風澹淵盯著桌子,咬牙切齒道:“去,跟魏紫說,我要跟我‘家人’一起吃飯。”

“是。”

而這時,魏紫正和宋媽、蘇念、翠翠等人圍坐桌麵,吃著熱騰騰的飯菜。

宋媽熱了米酒。

魏紫跟眾人碰杯,發自心底地表達感激之意。

她來到世界,若不是桌邊這些人的幫忙,她怕也走不到今日。

“魏三小姐……”

魏紫一轉頭,就看到了風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