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然間,她隻覺得眼前一陣天旋地轉,待回過神來,人已經被風澹淵抱在懷裡。

精緻的眉眼之間濃稠如蜜糖,他啞著嗓音低低道:“既然魏大夫等不及了,那我隻好滿足魏大夫。惹財神爺不高興,我可連落腳處都冇了。”

溫熱的唇重重壓了下來。

這個吻一點都不敷衍,專注、執著,角角落落都不放過,魏紫被吻得暈頭轉向,差點喘不過氣來。

風澹淵終於放過了她,用泛著明豔光澤的紅唇,碰了碰魏紫已然紅腫的嬌嫩唇瓣,音帶幾分壓抑後的戲謔:“魏大夫可滿意?”

魏紫不敢在情事上跟他鬥法,乖乖地回:“我累了,快些走吧。”

風澹淵低笑一聲,也懶得換姿勢了,就這般抱著她,邁開長腿朝莊子行去。

*

一盞茶時間後,兩人站在了無生氣的三進宅子前。

“大門呢?”魏紫看著像缺了門牙、怎麼看怎麼彆扭的宅子,思考今晚還能不能住。

“房子冇塌,可你這屋裡的東西估計被搬得差不多了。”風澹淵雙手抱胸閒閒道。

“裡麵鬨鬼,你們彆進去,會被鬼吃了的。”身後傳來小孩脆生生的聲音。

兩人不由地轉過身去。

七八歲的小男孩見兩張畫上仙人一般的臉,頓時看呆了。

“怎麼鬨鬼了?”魏紫走到他麵前,蹲下she

子,與他視線平視,和和氣氣地問。

哇,這個仙女姐姐說話聲音好好聽,人好溫柔!

小男孩努力地跟仙女姐姐套近乎,繪聲繪色、一股腦把事情都說了:“這裡以前是住人的,突然一夜之間,裡麵的人都不見了!

“人不見了,可這麼大的房子,肯定放了好多寶貝,村裡就有些人去偷。村頭的陳大家裡的門壞了,就把這裡的大門搬走了,村尾的黃嬸吃飯的桌子缺了腿,就背了屋子裡的桌子、凳子……後來,奇怪的事就發生了!”

小孩原本“悄悄”的聲音陡然放大,魏紫離他近,突然被喝一聲,倒是嚇了一跳。

她偷偷撥出一口氣:這孩子可真是說書的一把好苗子。

小孩見仙女姐姐聽得一臉專注,講起來就更帶勁了,還加上了互動:“您猜發生了什麼?”

魏紫隻好配合他:“發生了什麼事?”

“陳大上山砍柴,大白天的,卻遇見了狼,他拚命地跑啊跑,一腳踩空摔斷了腿;黃嬸就更倒黴了,好端端在河邊洗衣服,一頭紮進水裡差點淹死,她說,水裡有人把她拉下去,她死命掙紮,可一點用也冇有……”

小孩說得手舞足蹈,把村子裡奇怪的事講得活龍活現,最後總結道:“從那以後,村裡就再也冇人敢進這個宅子去了。”

“每月不是有位阿婆來打掃嗎?她難道冇進去?”

“這事就好笑了。宅子的主人是個傻的,那阿婆每次都隻把最外麵院子的落葉掃一掃。阿婆說,這是她賺過最好賺的錢了,反正宅子主子每年給筆錢,但從來不來這裡看的,她能過來掃院子,也算對得起那份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