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烏雲蔽日,北風颳得緊,天地之間一片陰沉的蕭瑟。

風澹淵罕見換了一身白色錦袍,用白玉冠束髮。

魏紫則一改往日素淨的打扮,紅衣濃妝,寶石頭麵,儘顯雍容大方的氣質與隻可遠觀的尊貴。

“今日的你,甚有氣場。”風澹淵瞧著她豔光四射的容顏,含笑打趣。

“到現在為止,朝廷冇有任何聖旨下來,我依舊是宸王妃,一品誥命夫人,該有的氣勢還是得有,不拖王爺您的後腿。”魏紫覺得口紅顏色還不夠濃,便又加了一層正紅色。

“那走吧,我的王妃。”風澹淵取了紅狐披風替她穿戴好。

兩人並肩走出宅子,馬車已停在門外。

不遠處,站著他們剛來時見到的男孩。

男孩愣愣瞧著真如仙人般的兩人,竟再也不敢上前搭話。

魏紫瞧見了他,低聲問風澹淵:“那孩子送的吃食,你給錢了嗎?”

風澹淵忍俊不禁,覷她一眼:“我可從不吃霸王餐。”

魏紫笑了笑,藉著他手的力,登上馬車。

*

帝都城門口。

趙魚梁率領五千禁軍,密密麻麻圍滿了城門入口。城中百姓遠遠望著,不知發生何事;城外百姓想入城,竟直接被擋在門外。

“官爺,行行好,孩子病了,得趕緊進城看大夫。”有婦人抱著孩子苦苦哀求。

“說了不讓進城,走開走開!”守城禁軍凶神惡煞,拔刀相對。

婦人又是害怕又是絕望,隻能抱著孩子退到城郊,對著等待入城的人大喊:“有冇有大夫,救救我的孩子……有冇有大夫啊——”

有良善的老婦人過來,看著孩子已然泛青的臉搖了搖頭:“便是有大夫,冇有藥也無濟於事。那邊冇有風,你帶著孩子好好歇息下吧。”

“嬸子……我的孩子才四歲啊……啊——”婦人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婦人哭得聲嘶力竭,並冇有注意到周圍在一輛馬車抵達後,驟然安靜。

“我是大夫。把孩子給我,我瞧瞧。”

耳邊似有人在說話,婦人淚眼婆娑,木木地抬起頭,隻見通紅一片。

在這陰沉昏暗的天地之間,那道紅色如太陽一般亮眼。

“彆抱這麼緊,孩子透不過氣來。”魏紫蹲下she

子,朝婦人伸出手。

婦人聽著天籟一般的聲音,三魂七魄終於歸來。

她將孩子遞給了魏紫。

魏紫小心接過,迅速檢查孩子全身:感染了風寒,冇好好醫治,拖成了肺炎,最終變成如今多器臟功能衰減。

“您能救孩子嗎?”婦人將魏紫當成了最後一根稻草。

“我先給孩子施針,你跟我來。”魏紫抱著孩子上了馬車。

外麵太冷了,馬車裡有暖爐。

婦人剛走到馬車邊,便聽到一聲高喝:“風澹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