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想說什麼?”皇上陰沉沉地看著太子。

太子暗自深吸一口氣,朗聲道:“父皇,您教導兒臣: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身為一國之君,需有海納百川的胸懷,以百姓為重。如此,江山與皇權纔會穩固。

“您減免賦稅,廣開科舉,宸王守疆護土,一統四域,皆是為天下萬民開創一個太平盛世。這幾年,兒臣謹遵父皇教誨,也曾深入民間,體察民情。百姓要的大都如此:有一處遮風避雨之地,一口熱飯,和家人平安度日。

“父皇,冇人想打仗。放眼天下,能護四域不起戰火,唯有宸王一人。故請您三思。”

太子彎下腰,以頭叩地。

皇上麵色嚴肅,目光如炬:“太子希望朕三思什麼?”

太子半俯在地,說道:“兒臣希望宸王繼續統領雲國八十萬大軍,安定九州,護佑雲國。”

皇上眸色複雜:“安定九州,護佑雲國?你可知風澹淵是何身份?”

“兒臣知曉。但宸王自幼在雲國長大,又征戰多年,他同父皇與兒臣一樣,心中有雲國百姓,區區身份於他而言,並不算什麼。”太子認認真真地說。

皇上默然不語。

他看著太子,不知該喜,還是該悲。

喜太子有一顆赤子之心,心思剔透,如風澹淵所言,能做一位守成的仁君;悲太子毫無手腕,純靠一腔熱血,將來如何能麵對將來風雲詭譎的朝堂與天下?

“起身吧。”皇上開口。

“謝父皇。”太子單手撐地而起,站如青鬆。

風澹淵仔細打量著許久不見的太子,忽然發覺這個總喜歡跟在他身後的少年長大了不少。

人長得像男子漢了,也開始有擔當了。

是樁好事。

隻不過啊,仍舊稚氣未脫。

“太子殿下,這是你的想法,臣可不願意。”風澹淵的聲音裡透著三分慵懶之意。

太子詫異地看著他。

“征戰十餘年,臣已實現了當年與皇上的約定,平定四域,如今臣不想再統領軍隊,更不想再上戰場。”風澹淵說。

“風——宸王,這是為何?”太子追問。

“人一輩子不能隻做一件事。”風澹淵笑了笑:“來這世上走一遭,總得把什麼好的都體驗一遍,纔算不虛此行。這是其一。

“其二,從前本王孑然一身,可將生死置之度外。如今家中有妻有兒,總不好讓他們過擔驚受怕的日子。”

太子萬冇料到風澹淵會說出這麼一番話來,一時之間竟不知如何再繼續想了多日的腹稿。

風澹淵卻將話鋒風一轉,繼續說道:“但誠如太子所言,百姓安,社稷安,天下才安。所以啊,也並非一定得打仗才能實現九州之安穩。保百姓一口飽飯、一個遮風擋雨之處,已能解決大半問題。”

太子不由追問:“那依宸王之見,該如何做?”

風澹淵微微一笑:“三個字:錢,經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