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燕王府,瑞福堂。

魏紫將這些日子發生的一切,向風老夫人和燕王一一道來。自然,她隱去了女娃和天虞重生、白夔現世這些事。

饒是風老夫人活了一大把年紀,聽聞風澹淵的身世,一時之間也是難以置信:“怎麼可能……淵兒他……怎麼可能?”

魏紫怕老人家情緒太過激動,急忙取出速效救心丸,倒出一粒喂老人家吃下。

燕王默然不語。

雖說在魏紫離去前,兩人已有過一次交談,他也知曉了一部分真相,但冇有證據。如今聽魏紫這麼清清楚楚地講明事情的來龍去脈,他還是有些接受不了。

一來是風澹淵的身世。

二來是梅雁雪的謀劃,還有風澹夷這些年暗中做的事。

“過去的一切已然如此,現在也不是追究這些的時候。”魏紫隻能這般說。

風老夫人畢竟經曆過大風大雨,很快便鎮定下來,她問魏紫:“你和淵兒作何打算?他去宮中,除了跟皇上坦白,還準備做什麼?”

魏紫思忖片許,緩緩道:“圖南皇後當年做此謀劃,是為了給北疆百姓安穩的生活。‘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這是她的願望,也是雲國百姓的願望。不管過程如何,如今四域安定,也算以另一種方式完成了這一願景。

“澹淵的想法,便是將如今的安穩繼續維持下去,過往是‘以戰止戈’,那今後便是‘以商興邦’,今日他進宮,就是同皇上去談之事。”

燕王問道:“那他呢?他往後怎麼辦?”

風老夫人跟了一句:“你們是打算去北疆嗎?”

魏紫心中一陣暖意,兩人問出這兩句話,便還是將風澹淵當做家人。

“若雲國不能留,那便去北疆,但他不會做北疆王,更不會帶北疆與雲國兵戎相見。”魏紫回道。

風老夫人當下便拉了魏紫的手,滿臉不捨:“你們都是好孩子。這事再好好想想,走一步看一步吧。”

燕王喟歎一聲:“能否全身而退,但看皇上如何決斷了。母親,依你之見,皇上會怎麼做?”

風老夫人微微眯了眼,說道:“上位者心思難測,即便這些年來,他視淵兒如己出。但任何想要成就一番宏圖霸業、千秋萬代的帝王,都不會捨棄自己的子民。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話也不是說說罷了的。”

燕王跟魏紫都明白了風老夫人言下之意。

魏紫沉默片刻,向燕王提及了另一樁事:“我去見一見風澹夷。”

此番去北疆之前,她將梅雁雪跟風澹夷的計劃同燕王說了,也讓風青、風白留下長乘閣。

燕王神色有些黯然:“你離開後冇多久,他就陷入了昏迷,一直到如今。”

風老夫人亦是歎息:“那個孩子……怎會有如此的執念?”

魏紫收了方纔的冷靜,冷漠道:“他是死是活,於我而言,無關緊要。但是,他手下那些勢力不能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