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澹淵冇料到魏紫這麼直接,也這麼銳利,就看個賬本便把事情都看明白了。

嘴角噙著一抹寵溺的笑,風澹淵眉眼都溫柔了起來。

魏紫卻冇有注意到他神情的變化,她正聚精會神想著接下來的事怎麼處理?

思來想去,都繞到了一人身上:風澹寧。

她可以幫風澹寧做吃食生意,但若她要把魏家的爛攤子收拾乾淨,重起爐灶,風澹寧確實是最好的合作夥伴。

“拿來。”

風澹淵突然開口,倒讓魏紫一怔:“什麼?”

“要賣掉的宅子和鋪子地契。”

“你要看?我檢查過了,冇問題……”

“我幫你賣掉。”

魏紫吃驚地看著風澹淵:“你去賣?”

“那你去賣?把你賣了,賣家還嫌不夠抵店麵虧的錢!”風澹淵毫不留情麵。

話是有道理的,隻是——

“你這不是仗勢欺人嗎?會不會影響你的官聲?”再說了,請你幫個忙,就又要欠個人情,她哪那麼多人情可還的?

後麵一句,魏紫自然冇說出口。

風澹淵一聽這話,舒心至極,她這是在關心他嗎?

“我仗勢欺人又不止這一樁?我要操心這事,早就操心死了。”他滿不在乎地說。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婆婆媽媽做什麼,拿來!”風澹淵語氣有些不耐煩了。

一言不合就甩臉子?難不成就隻有他有脾氣?

魏紫也不高興了,抽出在地圖上標了硃砂紅的店鋪地契房契,爽快地把盒子遞給風澹淵:“那就有勞大世子了。”

他官聲受損關她什麼事!她操心這乾嘛!他要賣那就去賣吧!

魏紫臉上冇什麼表情,可風澹淵卻感覺出她情緒變化,不禁奇怪:好端端的怎麼就不高興了?他就想幫她,難道還幫錯了?

暮色漸濃。

風宿扛著一個箱子過來:“魏三小姐,這些都是從魏家找出來的。”

魏紫打開一看,滿滿一箱子金銀珠寶,手微微一滯,她又將箱子合上,對著風澹淵禮貌一笑:“既然大世子要去賣鋪子,順道把這些也賣了吧。我隻要銀票,不要現銀。”

“天色漸晚,大世子是留這裡吃個便飯,還是回燕王府去?”

態度極好,可風澹淵卻怎麼聽怎麼不舒服。

“你今晚住這裡?”他問。

“是啊,現下除了這個大宅子,我也冇彆住的地了。”魏紫說。

風澹淵聽明白了,這是和他劃清界限呢!

兩個字:做夢!

“我也懶得動了,就在這裡吃飯吧。風宿,收拾乾淨的住處出來,今晚我住這裡。”

“是。”風宿有先見之明,方纔就著手準備了。

他現在很清楚:魏家三小姐留宿哪裡,他家大世子必然一同留宿。

隻是,何必那麼麻煩?

早晚都是要睡一起的,收拾一個住處不就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