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膽逆賊!抓住他們!”侍衛首領大喊一聲,拔出了腰間的橫刀。

緊接著,刷刷刷,一片橫刀出鞘聲在夜間很是清脆。

燕王:“……”

他快要氣暈了,逆賊?他堂堂雲國燕王,竟被一群侍衛認作逆賊?!

是可忍孰不可忍!

正要發作,但聽風澹淵冷笑一聲,隨後便伸手扣住了自己,施展輕功,如影一般掠入宮中。

燕王隻覺得耳邊風聲呼嘯而過,眼前一片恍惚,人竟真像在飛一般。

當兩人在皇上寢宮前停下時,他看風澹淵的眼神簡直跟見鬼無異:“滄海錄”實在是深不可測!

身後的侍衛早不知被甩到哪裡去了。

可他明白,經由風澹淵這麼一鬨,宮中必然亂了——不對,這小子就是要打草驚蛇,就是要皇宮亂。

渾水,纔好摸魚!

“去稟報皇上,說燕王和宸王有急事求見。”風澹淵冷冷對一臉懵的太監道。

能伺候皇上的太監,都不是蠢人,也是見過世麵的。他朝風澹淵跟燕王行了個禮,迅速轉身跑了進去。

自然,不是去稟報皇上,而是去稟報太監總管呂正。畢竟,風澹淵可是從天牢裡逃出來的。

“他去稟報他的頂頭上司了。”燕王淫浸官場多年,即便再閒散,也明白宮中之人如何行事。

“我眼冇瞎,看得清他是朝偏殿跑。”風澹淵又刺了燕王一句。

燕王實在冇忍住:“你就不能好好說話?非得夾槍帶棒的。回去跟魏紫學學!”

風澹淵本還想說“你不愛聽可以不聽”,但聽燕王提起了魏紫,這話就不說了,隻是掃了他一眼,然後大步上前,掌風一掃,宮燈裡的火苗竄出,迅速點燃了宮門。

燕王目瞪口呆:這混小子竟然火燒太極殿!

“走水了!走水了!”太監們激動起來。

太極殿內的燈火一重一重地亮了起來。

追著風澹淵跑的侍衛也在不遠處了。不過,已由原來的兩隊增加到了十來隊了,且數量還在不斷增加中。

風澹淵涼涼道:“這不就把皇上叫醒了嗎?順帶也把宮裡的侍衛都喊齊了,挺好。”

燕王:“……”挺好挺好,你覺得好就好。

就在侍衛要對風澹淵出手的時候,呂正也帶來了皇上的旨意:“請燕王與宸王入殿等候。”

風澹淵離開時,揚了揚手,不大的火被掌風一刮,很快熄滅,隻餘煙還在空中飄著,證明方纔確確實實走過水。

正揮汗如雨滅火的太監們不知手裡的水往哪裡倒。

侍衛們震驚地看著風澹淵。

呂正愣在當場,忘了該回去伺候皇上更衣。

燕王已見怪不怪了。

*

一盞茶時間,隻簡單挽了頭髮的皇上見了燕王跟風澹淵。

“鬨這麼大陣仗,你們最好有足夠的理由見朕,否則這謀逆的罪名怕是逃不了了。”皇上說這話的時候,目光落在風澹淵臉上,無聲質問:

你從天牢裡越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