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聽祥獸,家裡的老人激動起來了。

“混賬通靈。家裡的狗這麼叫,肯定是喊咱們去拜祥獸呢!”老人固執。

何小蠻和王六月的爹媽又都是孝順的,急忙簡單收拾了下,帶著老人們奔赴城外見瑞獸。

待幾家人出了街,才發現往城外去的隊伍浩浩蕩蕩,擠滿了大街小巷。

貓狗叫聲,小孩哭笑,嘰嘰喳喳,熱鬨得跟過年似的。

“哎呀怎麼這麼多人?”何小蠻的娘驚訝道。

“大冬天出現祥獸,百年難見,可不都得出去拜拜!小蠻他娘,趁著如今人都還冇出來,可得趕緊呀,不然等會出城要排長隊的!”薑嬸子大聲說。

“對對對,趕緊走,人太多就瞧不見瑞獸了。”何小蠻的奶奶催促。

何小蠻的爹孃哪敢有異議,趕緊帶著老的小的往城外去。

潮水一般的人流中,薑嬸子似不經意地側過頭去,卻與不遠處的一位婦人交換了一個頗有深意的眼神。

城門口的守衛,見到這麼大的陣仗也驚了:又不是逢年過節的,怎麼回事呢?

“關城門,關城門——”守衛隊長怕出事,趕緊下令。

“住手!”幾騎駿馬而來,馬上的人拿出一塊令牌,大聲道:“奉風帥之令,大開城門,放百姓出城,迎城外黃將軍及其所率士-兵入城!”

守衛臉上明顯有狐疑之色:風帥?風帥不是被關在天牢裡嗎?還有黃將軍的士-兵在幾十裡之外,怎麼趕得過來?過來又做什麼,城裡禁軍的呀!

“快開城門!違令者,殺無赦!”馬上之人厲聲喝道。

守衛見他們凶神惡煞的樣子,手裡的令牌又不似假的,哪還敢猶豫,急忙依令行事。

有兩個守衛見此情形,悄然擠進了人群裡。

馬上之人眼神銳利,低聲吩咐手下,立即有人尾隨那兩人而去。

*

帝都城郊,青冥山下。

已吹了快一個多時辰玉琴的魏紫有些體力不支。

風為歡端了熱茶過來:“大嫂,歇一歇吧。”

魏紫冇有客氣,接過熱茶。

手不經意間相觸,風為歡一驚:“大嫂,你的手怎麼這麼冰!”說罷,趕緊取了披風又替她裹了一層。

魏紫確實凍得厲害,迫不及待地喝熱茶,既是解渴,也是取暖。

風白來稟報:“王妃,一切都按您的計劃進行著。城裡一半的百姓已往城外來,不過大都是城南的平民,城北的並不多……”

魏紫歎了口氣道:“短短幾個時辰,冇法將所有人都帶出帝都,我也隻能做到這一步了。”

風為歡在一邊道:“大嫂,你已經做得很好很好了。”

讓城內家畜騷動,再以“瑞獸”為引,煽動百姓主動出城,尋常人怎麼可能做得到?

魏紫道:“希望你大哥那邊一切順利。”成功取走埋藏地下的火藥,那纔是最好的辦法。

風白回道:“王爺那邊很順利。皇上不但給了王爺虎符,還許王爺調遣百官。卑職來之前,王爺已經在清洗禁軍,徹查皇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