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紫心中總算稍稍鬆了一口氣。

這樣的結果,對於如今的局麵來說,已是非常好了。

風為歡聽呆了:大哥到底做了什麼,竟然讓皇上把整個朝廷交給他?

她再看魏紫,簡直跟看神祇無異。

大哥掌控帝都,大嫂帶百姓出城,雙劍合璧,力挽狂瀾,簡直天衣無縫!話本都冇敢這麼寫的!

正談話間,一老一少翩然從山道上行來。

“魏居士。”小道士長生頗為熱情地向魏紫打招呼。

“抱樸道長,長生,冒昧請二位下山,乃有事相求。”魏紫朝兩人行了一禮。

“魏居士客氣,但說無妨。”抱樸道長不動聲色地打量著魏紫,暗暗心驚。

“等會請兩位道長配合演一場戲。”魏紫道。

“演戲?演啥戲?我不會演戲的呀。”長生十分實誠。

“不難的。”魏紫淡淡一笑,將食指放在嘴邊,吹出一聲長嘯。

不遠處傳來鳴叫聲,緊接著幾隻白色大鳥展翅飛來。

“仙鶴!青冥山竟然有仙鶴!”長生一臉激動。

仙鶴繞著魏紫盤旋了兩圈,在她身邊落下。魏紫伸手摸了摸它們的頭,用仙鶴的語言,低聲同它們說了幾句。

仙鶴長唳。

長生雙眼瞪得老大:這些仙鶴好像在跟魏居士聊天呢!

“請兩位道長演一場‘駕鶴飛天’的戲碼。”魏紫說道。

*

帝都,皇宮。

風澹淵在短短一個時辰內,大刀闊斧清洗了一遍皇宮內的禁軍、侍衛、太監與宮女。

太子跟著他經曆了全過程,歎爲觀止。

他深深明白了與風澹淵之間的差距:自己是“紙上談兵”,後者纔是真正的“身經百戰”,兩人的能力簡直天壤之彆。

與此同時,深埋的那一絲陰暗心思也煙消雲散了:他其實也是怕風澹淵反的。

見識了風澹淵的手段,他才能真正放下:以風澹淵的能力,要反早就反了。風澹淵既然不反,那是真不想反。

一筒筒的火藥從地下被挖了出來。

太子驚愕不已:“什麼時候埋進去的?”

風澹淵隨手取了一個竹筒打開,抓了一把火藥放在鼻間細聞,道:“配比精準,純度很高,如若爆炸,威力是普通火藥的數倍。炸燬皇宮,的確做得到。要說什麼時候埋進去的——”

他勾了勾唇,抬眸示意明顯修整過的幾處宮殿:“皇上四十大壽,修修房子,多好的藉口啊。”

太子心驚:這——宮裡到底有多少逆賊啊?!

風澹淵一眼便看穿太子所想:“方纔那一輪隻是粗暴清洗。總有漏網之魚,這些等今日事了之後,你再慢慢清理吧。”

太子問道:“我清理?你會幫忙的吧?”

風澹淵睇了他一眼:“過了年你也十七了。我不會幫忙,自己的事自己做。”

太子依戀地看著風澹淵,他是真要離開雲國嗎?而自己也冇什麼立場挽留……

念及此,太子心生悔意,早知如此,應該跟著他多學一些東西纔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