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帝都城郊,青冥山下。

聞“祥獸”之名而來的百姓越聚越多,烏泱泱一片,聲勢很是浩大。

“祥獸呢?咋啥都冇有?”

“騙人的吧?”

“彆著急呀,再等等,都說百年難遇,哪那麼容易讓你瞧見了。”

“都等了快一個時辰了,大冷天的,受不住呀!”

“是的呀,誰那麼缺德,扯這麼個謊子,哎呦凍得我腦殼疼,回去了回去了……”

“劉家嬸子,來都來了,你就再等等吧。”

“是呀,再等等,不然你前腳一走,後腳祥獸就來了,那可虧大發了!”

“好吧,那就再等等吧。”

……

又是半個時辰過去了。

百姓按耐不住,終於有人往回走了。

魏紫見此,取出玉琴,吹起幽幽的古老曲子。

琴聲隨風向四麵八方散去。

山中白雪簌簌而落,大大小小的獸類一茬接著一茬,傾巢而出,天上百鳥齊飛,盤旋於天際,場麵很是壯觀。

眾百姓驚愕萬分,本來要走的人,趕緊跑了回來。

“鹿!梅花鹿!”有被阿爹抱起坐在脖頸上的孩子,指著一群揚著高高的角、身上佈滿白色碎花紋的鹿,興奮地大叫。

“噓——彆驚擾了祥獸。”周圍立刻有人製止。

山野之獸,本易受驚。可這些鹿不但不怕人,反而睜著一雙雙濕漉漉的眼,安靜地站在人群之前。

“這是鹿神哪!”

幾位老嫗和婦人見此,趕緊跪下磕頭。

有人開了頭,齊刷刷地很快跪了一大片。

這時,一陣清越的叫聲傳來。

眾人不禁抬頭,隻見頭頂的群鳥向兩邊飛去,主動讓出一條道來。

幾隻潔白的仙鶴便從那條道裡現身。其中兩隻仙鶴身上,還站著一老一少兩位道士,青袍廣袖,衣袂翩翩,宛如仙人駕鶴臨世。

眾人如何還能淡定?

刹那之間,幾乎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叩拜仙鶴與道人。

即便早已知曉事情來龍去脈,風為歡看到從仙鶴身上飄然而落的抱樸道長和長生,還是驚呆了。

目光不由移到在吹玉琴的魏紫身上,但見她容色平靜,淡定依舊。

隻是,她那原本便白皙的臉,此刻愈發白了,如玉一般,幾近透明。

淡淡的陽光落在肌膚上,竟直直穿透而過。

風為歡瞳孔驟然收縮,心猛然一跳。

*

帝都皇宮,紫宸殿。

兩位臣女已緩步而入,恭恭敬敬地給皇上磕頭,說了一通的吉祥話。

隨後,兩人便在距離皇帝兩丈遠之處坐下,一人撫琴,一人吹(chui)簫,悅耳的曲聲在偌大的宮殿裡響起。

風澹淵麵容冷了幾分。

兩個女子有內勁,雖然已極力掩飾,但還是從琴簫之聲裡透出破綻來。

雙眸微眯,他以最快的速度掃了一遍所有人。

禦史大夫依舊是一副恨不得瞪死他的鬼樣子。

禦使大夫的身邊,禮部尚書則是一張“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團團笑臉,再往右過去,便是右相的位子。

右相在品茶。放下茶杯時,他的右手似無意識地扣了檯麵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