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澹淵目光瞬間銳利無比。

吹(chui)簫的馮小姐頭似不經意地抬了下頭,撫琴的趙小姐指尖一頓,曲子的節奏快了些。

風澹淵陡然反應過來:地下的火藥隻是個幌子!

他抬頭看紫宸殿的梁頂,隻見暗沉沉一片。

與此同時,琴中暗匣被打開,悄無聲息射出幾粒小小的珠子。

風澹淵神色一變,一揚手,一股強大的氣流頓時瀰漫於空中,凝成一個無形結界。小珠子碰到氣流,彈落地上。

隻聽“劈裡啪啦”一串聲響,小珠像鞭炮似的在地上爆炸,驚得眾臣不顧儀態,起身後退。

“風澹淵,你乾什麼!”禦使大夫清清楚楚看到風澹淵揚起了手,以為是他的手筆,十分生氣。

正要繼續開罵,突然間“轟”的一聲,方纔他麵前的案幾猛地炸開。

不僅是他的案幾,所有大臣的案幾都炸開了。

眾臣提著袍子下襬就往外跑。

風澹淵護著皇上,如影一般掠出紫宸殿。

快到門口時,見禦使大夫被人撞到在地,他順手一把提起,免得老頭不被炸死,也被人踩死。

“護駕!護駕!”

待呂正大喊起來,逃到外麵的眾臣才意識到紫宸殿裡還有皇上呢!心中頓時惶惶然:危急關頭,棄君而逃——這罪名下來,怕是頭上的烏紗帽難保啊……

正麵麵相覷間,卻見本應在殿裡的皇上,此時正淡定地站在離他們幾丈遠處。

而皇帝的麵前,則跪著渾身隻有眼珠子能動的趙小姐和馮小姐。

兩位“小姐”行動敗露,本是要咬碎暗藏在牙裡的毒藥自儘的,可風澹淵怎會猜不到?還冇等她們動手,他一個掌風劈過來,兩人便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眾臣見此,愈發戰戰兢兢起來。

皇上看了他們一眼,目光陰冷。

風澹淵直接將右相提過來,扔在皇上麵前:“這個也是。”

“說,這皇宮裡還有誰是你們的人?”皇上臉色陰沉無比。

“你們的妻女母親如今都在宮中,把事情交代清楚了,今日便可帶著人回去。”皇後雲瑤大步行來,眉眼淩厲:“若說不清楚,那便留在宮中吧。”

風澹淵看了她一眼,眸光中是罕見的讚許之意:這一招使得倒還不錯。

斜睨了官帽還歪著的禦使大夫一眼,風澹淵涼聲道:“你嘴皮子溜,審人的事你最合適。”

禦使大夫:“……”看在他剛剛救了自己一命的份上,暫且不跟他計較!

“滋——”未央宮裡騰起一道白光。

緊接著,帝都四麵八方都有白光響應。

風澹淵麵色一變,暗道不好。

皇上、雲瑤亦是。

右相跌坐在地上,笑得有幾分瘋癲:“這個局,誰都破不了。風澹淵,即便你挖出地下所有的火藥又如何?那隻是一部分罷了,整個帝都早已是個火藥庫,隻要幾粒火星子,就都炸了。隻是啊,方纔可惜了——”

他頗為惋惜地看著皇上。

若非風澹淵出手,紫宸殿內牌匾後藏的火藥,足以讓皇帝死得不能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