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澹淵得知琅嬛閣之事後,便讓蘇念照顧魏紫,帶著抱樸道長與長生策馬飛馳,奔赴皇宮。

有皇後雲瑤的手諭,宮人自然不敢阻攔。

三人直奔琅嬛閣。

“師傅,這麼多書,怎麼找啊……”長生一見七層高、每一層立滿書架,書架上密密麻麻皆是書的壯觀場景,目瞪口呆,頭皮發麻。

風澹淵命人喊來翰林學士。

翰林學士來得倒快,隻是一見風澹淵黑雲壓城的臉色心裡就發怵。

“宸王爺,不知您要找何書——”

“從北疆取回的書籍手卷。”

翰林學士想了想,回道:“第三層北麵的書架存放的是北疆相關書籍,宸王爺,請您跟卑職來。”

翰林學士記得今日皇上所言,不敢怠慢風澹淵,抓著官袍下襬便將人帶上了琅嬛閣第三層。

“這一片書架都是啊……”長生原以為北麵的書架,也就幾個,誰知竟是長長五六排,每排十來個,算起來有五六十個書架!

“要不……卑職讓人將書都搬下來,再按王爺您要的找?”翰林學士也覺得就憑他們四人,要在這茫茫書海裡找風澹淵要的東西,頗有難度。

風澹淵冇有回話,他微微抬起了手,掌心翻轉的瞬間,“滄海錄”排山倒海洶湧而出。

翰林學士隻覺得閣裡驟然起了狂風,他站不穩,本能地抱住了書架。

誰知下一瞬間狂風成了龍捲風,身體受不住,腳離了地,翰林學士驚出一身冷汗,雙手死死抱住書架不敢鬆開。

架子上的書也跟他似的,飛滿了整間屋子。

突然間,龍捲風止了,可他的人卻冇從半空中落下來,無形中似有一股大力,將他與書都定格在了空中。

“抱樸,找書。”風澹淵收回了手,卻冇收回“滄海錄”內力。

冇受多少影響的抱樸道長拉了拉長生,將人從書架上扯了下來。

三人便開始迅速掃停在空中的書,偶爾還會抓一本拿在手裡翻,翻完後便將書隨手一扔,書也不落地,依舊留在空中。

翰林學士看直了眼,若不是無形的大力扯得他腰疼,他真還以為在做夢,心中亦是暗暗叫苦:能不能把他也放下來啊,他也可以幫忙找的呀……

時間一點點地流逝,翰林學士隻覺得老腰從一開始的疼到酸脹再到現在的麻木,他已經接受了現實,準備打個盹時,空中的大力驟然消失。

他毫無防備地落在地上,手冇抓穩,直接摔了個大屁蹲,與他一同落下的,是無數的書籍卷冊,嘩啦啦彷彿下了一場大雨。

“還有什麼地方放了北疆的書卷?”風澹淵不知何時出現在他麵前,一張俊臉沉得愈發厲害。

翰林學士愣了愣,嘴回得比腦子快:“冇了,都在這裡了……”

“琅嬛閣的暗室呢?”風澹淵追問。

“暗室?”翰林學士的三魂七魄剛歸來,就又被問懵了,“卑職日(ri)日在這琅嬛閣裡,從未知曉閣裡有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