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澹淵抿緊了唇。

他知道翰林學士說的是實話。他從小就在琅嬛閣裡看書,七層塔樓,格局開闊,一眼就能看清,他也從冇有聽說過、更冇見過什麼暗室,故而方纔來時,他纔會直接找與北疆有關的書卷。

莫不是風澹夷那混賬誆他?風澹淵眉目之間隱現殺意。

“風居士……”長生弱弱開口。

風澹淵來不及收回眼中的殺意,猛一掃去,頓時嚇得長生說不出話來。

抱樸道長拍了拍長生的肩,寬慰道:“有什麼話,儘管說。”

風澹淵亦斂去了眼中的寒意,道:“是不是看到了什麼?”長生有一雙能看到常人看不到東西的眼,這也是此次帶他來的緣故。

長生暗暗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指著窗邊的幾盆青鬆說道:“樹裡的精魄進到牆裡去了……”

他話音未落,風澹淵已如影一般行到牆邊,將手抵在了牆上。

“滄海錄”一湧出,他便變了臉色。

牆——竟然是空心的!

風澹淵催動內力。深黛色的牆出現了裂紋,緊接著牆麵風化,閣中塵沙飛揚。

暗藏於兩層牆之間的東西露了出來。

一邊,翰林學士已然石化:

宸王竟生生用內力剝去了一層牆!

而整座琅嬛閣竟然有兩層,夾層裡安置著博物架,架上放著泛黃的書籍、羊皮卷等物。

長生雖隱隱猜到,但見到實情亦是吃驚不已。

他拿起一本書,剛一翻開,卻聽抱樸道長急道:“長生,停手!”

“啊?”長生正要問,卻見手裡的書碎成了一片片。

他嚇了一跳:“師傅,這這這……怎麼看呀?”

風澹淵沉默片許,伸出另一隻手,又一次催動了“滄海錄”。

右手化牆為塵,左手用強大的氣流製止那些書卷化成碎片,他大聲道:“快找!”

他終究是凡人之軀,不能無休止地使用“滄海錄”,且魏紫也等不了那麼久。

抱樸道長反應極快,當下便與長生一起找了起來。

翰林學士見閣裡四個人,三個都忙著,唯有他站在一邊格格不入,便道:“要不要卑職幫忙一起找?”

風澹淵睇了他一眼。

他渾身一個激靈,趕緊跑到長生身邊,小聲問他:“小道長,找什麼?”

“一本記載了重生之術的書。”長生在百忙之中回他。

翰林學士以為聽錯了:“什麼?”

“重生之術。”長生重複了一遍。

翰林學士又懵了,什麼重生之術,他聞所未聞。

但既然宸王要,那就找吧。

翻開一本,放下,翻開第二本,又放下……如此十幾次後,翰林學士終於放棄了。

書上那些蝌蚪文,他從未見過,實在看不懂。

“小道長,你看得懂?”他問看起來隻有十來歲的長生。

長生脆生生地回他:“看得懂呀,就是看得有些累,比較慢。”

翰林學士:“……”學無止境,他還需要多加努力纔是。

一個時辰過去了。

風澹淵臉色泛白,體內氣血翻滾,他已有些控製不住。

抱樸道長朝他搖了搖頭:“這一層博古架上的書都翻過了,並冇有關於重生之術的記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