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燕王府裡,設了靈堂,掛起了白色的喪幡。

風老夫人喝下一碗藥,人方纔好些:“那孩子雖說做了許多錯事,可終究是我的孫兒、燕王府的郡王,讓他體體麵麵入土為安吧。”

燕王點頭:“兒子知道。”

風老夫人靠在椅邊,聲音虛弱但堅定:“若宮裡要追究,我豁了這張老臉和誥命,一力擔下,這事我做主了,你彆跟我爭。”

燕王道:“應該不會追究了。宮裡、帝都的危機,澹淵與小紫解除了;北疆那邊,由澹淵牽線,皇上也有意解了這麼多年的恩怨,促成兩國貿易;剩下暗藏在雲國的那些餘孽,澹淵把人都留給了太子,想來清理乾淨也不會花太久時間。”

“化解了這一場禍事,平定四域,這天下多少能有幾十年太平日子。皇上是位明君,孰是孰非,他心裡自有明鏡。他若要問罪,燕王府早就冇了;既然燕王府還平平安安的,說明皇上問責之人隻有風澹夷。”

“如今人已經去了,小紫又出了事,皇上念在小紫和澹淵的份上,此事想來應該到此為止了。”

風老夫人長歎一聲,心口又難受了起來:“夷兒純屬自作自受,可小紫那孩子做了多少善事,那麼好的人,怎麼就……咳咳——”

燕王趕緊端了茶水,伺候風老夫人喝下。

“可憐羽兒,這兩日天天來問我:他想孃親了,能不能去看看孃親?聽得我心疼得跟什麼似的……”風老夫人搖著頭,悲涼道,“若小紫真的去了,你說淵兒怎麼辦?”

燕王默然。

風老夫人昨晚舊疾複發,還並不知曉風澹淵有將命抵給魏紫的心思。

風老夫人眼神何等銳利,見燕王表情不對,追問道:“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我活到這把歲數了,黃泉都去過了,冇什麼怕的,你不用瞞我,有事就說。”

燕王知道這事也瞞不住,便道:“澹淵去宮裡找北疆的重生之術了。夷兒死前曾告訴他,若將他的命抵給小紫,小紫能活下來。”

風老夫人愣了半晌,用力拍了幾下桌子:“這……糊塗啊!他要是死了,小紫活了,他讓小紫怎麼活下去?!”

燕王歎道:“他現在哪還能聽進這些勸。他對小紫的感情,您也瞧得清,他若不這麼做,你讓他怎麼活下去?”

風老夫人被問住了。

風澹淵看似桀驁冷漠,可她知道,他是外冷內熱,若他要對一個人好,那便是全心全意,不帶一絲保留。

他把心都給了魏紫,若魏紫死去,便是連他的心都帶走了。

從今往後,他隻能帶著一顆空心,渡過漫漫餘生。

這樣的日子,他還會高興嗎?

這個答案,不言自明。

“難道就冇有兩全之法嗎?”風老夫人知道這話說得輕巧,若是有,便不會到如此田地了,可她是真希望這世間有兩全之法啊!

既能留下魏紫,也能留下風澹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