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澹淵起身,低聲道:“祖母,恕孫兒不孝。小羽托付給您了,勞您再辛苦一遭。”

燕王忍不住開口:“你自己的兒子自己照顧,母親一把年紀了,受不了這個辛苦。”

風澹淵微微勾了勾唇:“有其父必有其子,你也冇照顧你兒子多少。”微微一頓,又道:“從此以後,府裡不會再有人跟你赤急白臉,你耳根清淨,挺好。”

“好什麼好!風澹淵,我就等著你來跟我赤急白臉。”燕王不依不饒。

風澹淵搖了搖頭,再無過往跟燕王說話時的毒舌,唯剩一身疲倦:“就這樣吧,我走我的道,你們便好好過你們的日子。”

言罷,大步而出。

一如當年,他決定上戰場時的果斷決絕。

淡金色的陽光落在他紅衣上,刺得眾人雙目發疼。

風為歡淚如泉湧,終於哭了出來。

風澹寧仰頭,讓已滲出的淚落回眼眶。

*

嶄新的一天揭開了序幕。

大街小巷,百姓走出家門,販夫走卒高聲叫賣,一切皆是萬丈紅塵裡的煙火氣息。

馬蹄聲噠噠,捲起飛雪殘沫。

風澹淵策馬飛馳,在城門初開的那一刹那,離開了即將熱鬨喧囂的帝都。

抵達青冥山時,天卻又陰了下來,細細的雪籽紛紛揚揚而落。

風澹淵小心在魏紫手上割了一道口子。

血滴在權杖上,四周的風漸漸颳得急了。

雪籽彷彿被一股巨大的力吸著往一處飛湧去。

風澹淵抱緊魏紫,朝雪籽飛的方向進入了通道。

他刻意放慢腳步,可通道再長,仍有走到儘頭的時候。

前方豁然開朗,棺材山的祭壇遙遙可見。

白夔聽聞動靜,很快出現。見躺在風澹淵懷中的魏紫,它很快便明白髮生了什麼,默然匍匐在地。

白夔血、巫神血、神祇之力,三者合一,用權杖開啟祭壇,便能施展重生之術。

魏紫是天虞轉世,她的血便是巫神血。

神祇之力,權杖上還剩餘一些。

再加上他轉給魏紫的陽壽。

都齊全了。

可風澹淵怎麼捨得?

他用他的命救活魏紫,然後留魏紫孤零零一個人在這世間嗎?他捨不得。

他也捨不得就這麼跟魏紫分開了。

人死如燈滅,他不是天虞,無法再給他與魏紫重造一世。他若死了,便是真死了,冇有來生了。

他想要魏紫活,更想要他和她完完整整走完這一世。

風澹淵用額頭抵著魏紫的額頭,心彷彿被千刀萬剮,疼得喘不過氣來。

兩人過往的回憶,一遍遍在腦中盤旋。

她的笑,她的怒,她的悲,早已深深烙進了他的魂魄,隻要他一閉眼,便都是她啊!

“大哥你有冇有想過,大嫂是回去了呢——”

驀然間,風為歡情急之下的一句話,突兀地在風澹淵耳邊迴響。

魏紫,回去了……

好似醍醐灌頂,風澹淵迅速冷靜下來,回想魏紫來到這個世界的緣由。

千年後的魏紫,發掘一具千年前的女屍。女屍棺木中有囚住魂魄、不讓其往生的咒語。

千年前,魏家三小姐難產而死。

時空扭曲,魏紫的魂魄進入了魏家三小姐的身軀,跨越千年來到他的身邊。

所以,千年前的魏紫陽壽未儘。

隻要魂魄回去,魏紫便能在千年前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