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澹淵黯淡的桃花眼,逐漸亮了起來。

這不是兩人隻能活一個的死局。

至少還有一種可能:

魏紫重新回到千年前,而他,則跨越千年去找她!

至於如何跨越千年,他想到了一個人……既然她能來,那定然有另一種辦法!

在羊皮捲上,還有一段看不清的話,抱樸道長辨認出了兩個字:“反”或是“返”,“歸”。

“返”與“歸”意思相近,既用了“歸”字,那很有可能那字不是“返”,是“反”。

反,歸。

若用正常的辦法開啟祭壇,便是將他的陽壽轉給魏紫,讓魏紫重生。

但若是用相反的辦法呢?是否就是將魏紫的魂魄送回千年前,讓魏紫在千年前甦醒?

既然第一種註定是死局,而第二種是未知,那他寧可選擇第二種。

至少還有一線生機!

風澹淵笑了起來。

他知道這樣很瘋狂,可置之死地、方能後生!他從來不是一個小心謹慎、亦步亦趨之人。

笑著笑著,眼中漸漸染了猩紅之色。

風澹淵低下頭,懷中魏紫的容顏一片模糊。

他閉上眼,再狠狠睜開。

伸出微微顫抖的手,將她一縷頰邊的髮絲撥到耳後,他低下頭,輕輕吻著她冰冷的唇。

“你先回去,等我來尋你。”他在她耳邊啞著嗓音說。

*

冬去春來,又是一年桃紅柳綠時。

在帝都爆炸中傷亡的百姓,都由國庫出錢、太醫院出人手,以最快的速度被安葬或救治。曆經數月,傷者皆已痊癒。

被炸燬的房子,在太子的監察下,京兆尹親自組織人手挨家挨戶重建或修繕了。

春闈如期舉行,金榜題名者春風得意,意氣風發。

“一品鮮”總店與十幾家分店客似雲來。燕王府三郡王與白將軍家嫡女定了親,為賀此樁喜事,店裡不僅全場八折促銷,且還推出了十道新菜品,寓意“十全十美”。

……

帝都又恢複了往常熱鬨喧囂、欣欣向榮的景象。

待一日喧嚷散儘,大街小巷重歸寧靜,燕王府裡卻有人趁夜偷偷溜出。

“蘇念,這邊這邊——”

“四郡主,先停一停。”

“不能停,等母妃發現我就死定了——誒,三哥,這麼巧啊,你也出來賞月?”風為歡極其自然地將手裡的包裹塞給蘇念。

“不巧,等你呢,走吧。”風澹寧轉身往前行。

風為歡摸不著風澹寧的意思,隻能小心戒備地跟著他。

走著走著,風澹寧卻停下了腳步,仰起頭來。

風為歡循著他的目光瞧去,瞧見路邊硃紅色的大門與淡金色的“宸王府”三字,也默默停了下來。

大哥帶著大嫂離開,已快四個月了。

宮裡冇下旨意,宸王府裡的下人依舊每日打掃整理,一切如常。

隻是王府的主人,卻冇有任何訊息傳來。

“如果你要逃婚,往北邊走。”風澹寧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