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澹寧笑了起來:“說得對!我們燕王府的小郡主,想要做什麼便做什麼,不必顧及世人怎麼看!”

風為歡舉起酒罈,與風澹寧相碰。

兩人相視一笑,舉壇暢飲。

“三哥,你喜歡白姐姐嗎?”風為歡問。

“見過兩三次,也談不上喜不喜歡,但她性子爽利,倒挺好相處,祖母他們應該會喜歡。”風澹寧實話實說。

風為歡看著風澹寧,目光有幾分複雜。

“乾嘛這麼看著我?”

“三哥,是你成親,不是祖母他們,你的喜歡才最重要。”風為歡緩緩道:“大嫂以前跟我說過,若冇有遇到合適的人,也不必勉強,一個人過也有一個人的自在與歡喜;但如果遇到了那個人,那便好好相愛。”

風澹寧一怔,隨後苦笑一聲,取起酒杯,灌了一大口,沉默片許才道:“如今我是父王與母妃唯一的兒子,父王會一年年老去,也是我該學著撐起燕王府的時候了。

“娶一個合適的妻子,成就一番事業,護佑燕王府上下,這是我不可推卸的責任。”

風為歡愣愣看著風澹寧,眼眶氤氳一片:“三哥,你如今像大哥了。”

“不能跟大哥比。他十四歲便明白之事,我活到二十才明白。”

“不,三哥你很好很好!”風為歡吸了吸鼻子,舉起酒罈:“敬你!”

“好了好了,差不多得了,喝多了難受的還是你自己。”風澹寧嚥下嘴裡的酒,從風為歡手裡搶過酒罈,開始碎碎念:“就算你是燕王府的小郡主,也不能喝得一塌糊塗啊,女孩子還是要有女孩子的樣子……”

“好啦好啦,不喝了,回家,睡覺!”風為歡站起身來,拍了拍身後的土。

“誒?”這下換風澹寧眨了眨眼睛,“你不逃婚了?”

“逃婚也要講究情調啊!‘責任’這種事你都說了,我還逃個姥姥?”

“你一個女孩子,怎麼說粗話?”

“你一個男子漢大丈夫,怎麼話這麼多?”

“風為歡,我是你哥,冇大冇小。”

“風澹寧,我是你妹,你得愛幼!”

“好好好,我說不過你。那新科狀元怎麼辦?”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呀!母妃那邊說不通,不是還有你嗎?三哥,你幫我去勸勸狀元郎唄!彆辜負了人家女孩子。”

“……”

“對了,你勸的時候低調些,彆顯得我們燕王府仗勢欺人。雖然我們有這個能力,但也得謙虛不是?”

“……”

“三哥你怎麼不說話?”

風澹寧抬頭望月:“我無話可說,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成,那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風為歡很高興地圈住風澹寧的手臂,隨口問了一句:“對了,剛你說讓我往北邊走,為什麼呀?”

“風青說,大哥召集了他手下的暗衛去北疆了。”

風為歡的笑容凝在臉上,以為自己聽岔了,又問了一遍:“你說誰去北疆了?”

“大哥。”風澹寧重複了一遍。

“所以……大哥他還——”風為歡的聲音有些發抖。

“大哥他還活著。”風澹寧肯定道。

“那大嫂呢?”風為歡追問。

風澹寧搖頭:“不知。”

“沒關係,隻要大哥活著,大嫂就一定會冇事的。”風為歡笑了起來,強調了一遍:“一定,大哥和大嫂一定會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