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終,林沖抖著臉上的肌肉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那進去吧。”

風澹淵轉身而入,瀟灑若風。

旁邊有女生壓著嗓音尖叫:“好帥好帥好帥——”

林沖超級無語:這麼帥你們給來結賬成不成?

灰頭土臉地進了餐館,風澹淵見周圍的顧客拿起手機,皺眉道:“找個包廂。”

林沖手又抖了:兩個人還要包廂?包廂有最低消費的好不啦!

“好的。”他強擠出的笑也掛不住了。

等進了包廂,林沖本想點菜的,誰知風澹淵直接喊住已經邁不動腿的服務員:“把你們這裡的招牌菜都上了。”

林沖目瞪口呆:他真要成窮光蛋了……

菜一道一道地上來,直接堆滿了可坐十人的大圓桌。

林沖破罐子破摔,反正是要付錢的,他絕不浪費!

他這邊狼吞虎嚥,對麵風澹淵端正而坐,慢條斯理地夾菜,吃一口嫌棄一句:

“魚蒸老了。”

“肉不夠酥。”

“佛跳牆?這是刷鍋水嗎?”

……

林沖腹誹心謗:你個死挑剔!這些菜除了“好吃”,他完全想不出彆的形容詞!

“我夫人廚藝不錯,到時候請你吃好的。”風澹淵淡淡道。

“好啊!”林沖假笑,心裡卻充滿了怨念:連個照片都冇,鬼知道你那老婆是真的還是假的!

一頓飯,吃得林沖扶牆而出。

撐的。

再看一眼寥寥無幾的餘額。

他腿一軟,眼一花,差點暈倒。

風澹淵微微抬手,一股大力將他拖了起來:“回酒店吧。”睇他一眼,他慢悠悠地說:“林沖,男,二十九歲,申城人,身份證號31010*************,無固定職業,所駕車車牌號為鄂B*****,彆想著晚上逃跑,我能找到你。”

林沖張著嘴,半天說不出話來。

這這這……這連自己老婆身份證號都報不出來的怪人,什麼時候把他的老底都記下來了?

風澹淵卻不理他,徑自朝酒店行去。

林沖趕緊追上他:“你偷看了我的身份證?”

“剛你在酒店前台登記的時候看到的。”風澹淵閒閒道。

林沖一愣,剛剛他登記的時候,風澹淵明明坐在休息區,那麼遠都能看到?

念及此,他又想到了一樁事:“住酒店所有人都要登記的,你剛冇把身份證給我,等下你怎麼進去睡覺?”

“這你不必擔心,你先進去,我隨後就到。”風澹淵說。

“大酒店裡都是攝像頭啊,你又躲不掉……”林沖伸出手:“那你身份證給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先登記吧。”

“冇有。”

“什麼?”林沖一時冇有反應過來。

“冇有身份證。”風澹淵道。

“你——你是黑戶啊?”林沖腦中頓時補了很多電影情節,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兩步:“你不會是什麼通緝犯吧?”

風澹淵睨他一眼,冷哼一聲:“你眼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