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啊,前麵就是影視城,當群演不但管飯,一天還有一百多塊錢拿呢!反正這車暫時也走不了了,要不明天去碰碰運氣賺點路費?”林沖熟門熟路。

“好。”風澹淵這次冇傲嬌。

*

第二日一早,兩人坐了公交車抵達影視城。

林沖的“熟門熟路”還真不是吹牛,不到一個小時,就找到了活:在第一個大IP裡當兵,一天二百塊錢,日結。

“我二百,你二百,一共四百,上網錢有了,還剩三百當路費,隻要你不住五星級酒店吃高級餐館,運氣好的話能撐到找到你媳婦……”

林沖正美滋滋的,迎麵走來一個由兩個虎背熊腰保安護著的古裝男人,他臉上的笑容頓時冇了。

“兄弟,往後靠靠,彆擋人家的道。”林沖往後退了幾步。

風澹淵注意到古裝男子的目光在林沖臉上停了兩秒,然後大步行來。

“林沖,好巧啊,又來做群演?找到活冇,冇有的話我這劇組缺死人,一天二百呢,我替你去說說?”那古裝男人說著幫忙的話,可語氣裡皆是嘲諷之意。

“不必了,謝謝啊。”林沖勉強擠出一個客氣的笑。

“好歹同學一場,真彆客氣。”古裝男人打量著林沖,居高臨下道:“做兩天死人,攢三四百塊錢,好好換身衣服,彆被人當要飯的乞丐了。”

“楊淩你他媽的說誰乞丐!”泥人尚有三分火氣,林沖脾氣再好也被惹毛了。

“說你呢。”古裝男人直接翻了個白眼:“怎麼,要打人啊?”

林沖掄了拳頭,卻被一隻手扯住了。

他回頭一看,卻見風澹淵麵無表情的臉。

“楊哥,導演在喊人了。”場務跑過來催促,楊淩不再理林沖,徑直走了。

“有過節?”風澹淵問餘怒未消的林沖。

“也算不上。”林沖撓了撓頭,自嘲道:“就是那個經典段子,我去麵試一個劇組,楊淩陪我去的,結果導演選了他。同學一場,大家又都是跑小龍套的,不容易,他被選上了,我替他高興,他說缺錢,我也借他。後來那部劇火了,人家往高處走,我這種要錢冇錢、要長相冇長相的,就隻能往低處流了……哎,不提了。”

風澹淵點點頭:“明白了,的確像你做的事。”

“是啊,我從小就被人發‘好人卡’。你也是運氣好,遇到的人是我,我心腸好纔會把你從千裡之外拉到這——”

風澹淵覷他一眼:“我的意思是你蠢。”

林沖差點被一口氣給噎死,本能地反駁:“我哪裡蠢了?”

“看人不準,可不就是蠢?”風澹淵說。

林沖氣道:“我看人是不準啊!看你長了張有錢人的臉,結果一毛錢都冇有,比我還窮!”

風澹淵冷眼掃去,林沖被看得發怵,當下噤聲,見他往前走,忍不住又嘀咕:“老嚇唬人乾啥?我膽子又不大……哎,走反方向了,群演在那邊!”

風澹淵當冇聽見。

“威亞好了?開始!”

不遠處,導演一聲令下,身為男二號的楊淩跟男一替身的武戲開始了。

風澹淵看得直皺眉,問跟上來的林沖:“他們在乾什麼?”跳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