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急救室外的休息區,林沖拿著泡好的兩桶泡麪過來,遞了一桶給風澹淵:“你一天都冇吃東西了,吃點填填肚子。”

“不必,你自己吃吧。”風澹淵眼睛依舊盯著急救室的通道。

“剛沖泡麵的時候,我問過了護士,今天受傷的人挺多,醫生都忙不過來,你媳婦肯定還在裡麵呢。兄弟,人已經找著了,咱不著急哈。”

林沖把一桶泡麪放在風澹淵旁邊的椅子上,一邊呼哧呼哧吸麵,一邊開導他。

誰知剛吸了兩口,隻見風澹淵神情一變,忽然站了起來,林沖順著他的目光瞧去,隻見從急救室方向衝出來一個穿藍色手術服的醫生,許是跑得太急岔了氣,她的手按在胃部,目光焦急朝門口張望。

此時休息室坐著的人,大都是今天大橋爆炸傷患的家屬,見急救室有醫生出來,頓時一鬨而上。

“醫生,我兒子怎麼樣?”

“醫生,我是陳大勇的妻子,護士說他在急救,現在手術做完了嗎?”

……

魏紫腦中一片混沌,壓根想不起該怎麼處理病人家屬的詢問,她隻想著一件事:風澹淵一定來了,她要找到他啊!

“讓讓,請你們讓讓……”魏紫試圖衝破人群,可人群卻不依不饒。

魏紫急得快哭了,在腦子還未反應前,聲音已搶先出口:“風澹淵!風澹淵——”

一隻溫暖的手拉住了她,她一抬頭,隻見刀刻斧鑿的側臉線條,心跳驟然停止,呼吸亦被遺忘。

風澹淵低頭,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後半摟著她的肩,護著她疾步擠出了人群。另一隻手默默一揚,一道“滄海錄”內勁築起一道無形的牆,阻攔了人群的腳步。

兩人疾步出了大門,一直走到醫院的小花園才停下。

不知何時,魏紫蒼白的臉上,已經淚流滿麵。

她伸手狠狠抱住了他,哭著語無倫次地說:“風澹淵,我去了很多地方,我想了好多辦法,可是我回不去……我怕得要死,要是真回不去了,那怎麼辦……”

風澹淵聽得心如刀絞,緊緊摟著她清瘦的身子,低聲回:“我來了。”

魏紫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許久情緒才緩緩平複。

風澹淵習慣性地想拿帕子給她擦臉,卻想起這套是現代的衣服,他的口袋裡並冇有帕子,隻得用衣袖細細替她擦拭。

她長長的眼睫毛上還掛著淚,他索性一低頭,直接用唇吻去那細碎的淚珠。

魏紫眨了眨眼睛,在他的唇稍稍離開時,她踮起腳尖,吻住了他的唇。

彼此唇齒間泛著淚的苦澀之味。

下一瞬間,風澹淵化被動為主動,這三年來的思念如巨浪傾瀉。

情緒失控,他的力道有些大,魏紫幾乎無法呼吸。

他一覺察,趕緊強製自己停了下,摟著她腰的手將一股至純的“滄海錄”注入她體內。

而這時,魏紫肚子“咕嚕咕嚕”的聲音也突兀地響起。

“餓了?”他心疼地看著她蒼白的臉,知道她今日忙了一天,怕是粒米未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