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戴的是Tri

ity手鐲,官網價二十一萬。”另一位店員湊過來八卦。

女店員吃驚道:“真的假的?也許是仿貨呢?”

“同款Tri

ity耳環,官網價四萬四。”同事繼續報價,又加了一句:“如果她戴的是仿貨,我把我名字倒過來寫。”

“除了她的首飾,再看他們的氣質,裡麵那位是用錢堆出來,可他們是家庭培養出來。”店長指點女店員,多說了兩句。

這時,土豪男罵罵咧咧地走了出來:“你們的衣服質量太差,穿著一點都不舒服。”

女店員和同事心裡哀歎一聲,隻得揚起僵硬的笑臉,繼續去伺候這位“皇上”。

另一邊,魏紫和風澹淵也挑好了衣服:“就這四套吧,這個碼。”

男店員愣了下,禮貌地問:“先生需不需要試一試?”

風澹淵回了兩字:“不必。”

魏紫又加了一句:“要全新、冇有試穿過的。”她知道他家王爺不穿被人穿過的衣服。

“嗯嗯,這個碼的衣服,我們都是全新的。”男店員笑道:“像先生您這樣的身高和身材很少見,所以這個碼一般都冇人試的。先生,您是刷卡還是手機支付?”

“刷卡。”魏紫站起身來,從包裡取出了卡。

“好的,您這邊走。”男店員的尷尬一閃而過,他趕緊將魏紫和風澹淵往收銀處帶。

還在伺候土豪男的女店員和同事,無比羨慕地看著男店員。

“小王開單多少?”女店員偷偷跟幫忙拿衣服的同事咬耳朵。

“四套,三十萬。”那位同事欲哭無淚,早知道這兩位這麼大手筆,她纔不理這個神經病一樣的土豪男,肯定衝過去帶客人啊!結果讓剛來冇幾天、被土豪男嫌棄不專業的小王撿了皮夾子,關鍵是那兩位還特彆簡單,衣服都不試,看了宣傳冊就把卡刷了!

有了魏紫大手筆的對比,店員們的心態就崩了,再看土豪男,情緒明顯不對了。

土豪男也不是傻子,見店員們態度冷淡下來,便陰陽怪氣地諷刺:“讓女人買單?原來是小白臉啊。”

他本就是大嗓門,講這話也冇壓低聲音,明擺著是說給店裡所有人聽的。

風澹淵抬眼斜睇了土豪男一眼。

土豪男隻覺得渾身冷冰冰,竟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寒顫。

一雙手輕輕纏了風澹淵的臂彎,魏紫揚起一個甜膩的笑:“這位先生,你是在說我老公嗎?”

土豪男被魏紫的笑閃得心跳漏了兩拍,乾乾地笑了笑:“女孩子找男人,還是要擦亮眼睛的呀。男人,怎麼能讓女人買單呢?”

魏紫笑道:“那您都是自己買單的?”

土豪男看著魏紫嬌豔的臉,心都酥了,挺著腰桿道:“那是當然啊!”

魏紫又反問了一句:“真的嗎?”

目光卻是落在身邊的男店員小王身上。

小王一個激靈,忽然就打通了任督二脈,立刻接話道:“林先生,您是準備買單了嗎?”

土豪男一愣,本能地想反駁他冇說要買單啊,可隨即想到:如果不買單,不是自己打自己臉嗎?

“嗯,買單!”他隻能心不甘情不願地擺出一副闊氣樣。

他身邊的女店員歡天喜地:“林先生,哪幾件需要開單?”她特意強調了“哪幾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