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走出試衣間,刹那驚豔了店裡所有的店員。

一對手挽手進來看婚紗的年輕男女直接看呆了,女生問店員:“你們店裡這是在拍什麼劇嗎?”

店員回她:“不是的,這位先生和女士是來買婚紗的。”

女生扯了扯年輕男子,雙目發光:“老公,這兩套結婚禮服太好看了,我們也試試好不好?”

年輕男子看了眼女生的腰,委婉道:“可是我個子不夠高,恐怕撐不起那套西裝……”

店員歉意道:“不好意思,這是vale

ta的新款,隻有這兩套。我們店裡其它款也很經典的,我給兩位介紹介紹?”

女生十分遺憾:“隻有這兩套啊……”目光卻黏在魏紫和風澹淵身上,捨不得離開。

那邊,魏紫請店員幫忙拍照。

她一開始還怕風澹淵不適應,誰知她家王爺比她放得開。

正兒八經姿勢拍完,風澹淵直接吻她。魏紫吃了一驚,拍照的店員捂著嘴,差點尖叫出來。

風澹淵睨了她的一眼,示意她好好拍照,隨後繼續吻魏紫。

魏紫的臉是真紅了,不用補妝也顯得嬌豔如花。

等拍好照,換回原來的衣服,魏紫爽快地刷卡買下婚紗和西裝。

麵對小山一樣的袋子,魏紫問風澹淵:“要不先把這些東西放車裡,再去逛?”

“把東西放車裡,吃飯,回家。”風澹淵更正,天黑了,她肯定餓了。

“那走吧,我們吃什麼?”

“吃肉。”

“什麼肉?”

風澹淵看了魏紫一眼,可後者正拿著手機搜美食,壓根冇注意到他充滿內含的眼色。

等吃完飯,開車回到家,魏紫一邊按開關,一邊脫鞋:“東西放玄關,我來收拾——”

後麵的話還來不及說,她的唇已被風澹淵封住。

手一揚,門被一陣風關上。

風澹淵直接將人壓在牆邊熱吻,手也冇閒著,在腰間摩挲後,跟條蛇似的遊了上去,停留在某處,隔著貼身內-衣輕攏慢撚。

魏紫倒吸一口涼氣,忍不住輕吟,可那聲音卻在下一瞬被他吞下。

她這才明白過來,他家王爺在試衣間裡的話真不是隨便說說的,當時被她喊停了,可他牢牢記著呢!

大掌摸索了一會,找不到解開那件束縛的竅門,他咬著她的唇,聲音暗啞:“難脫。”

正準備使用暴力手段,魏紫伸手製止,抓著他的手將它帶到了後背,低低道:“這裡。”

紅唇一彎,他嘗試了下,終於解開了那礙事的小衣服,也順手也將她裡外衣服都剝了個乾淨。

一片白色的雪原驟然映入他的眼,灩灩桃花眼瞬間幽深如海,而在那深淵處,有星火燎燃。

下意識地托高她,他一低頭,直接含住了皚皚雪原裡最美的花。

魏紫渾身起了雞皮疙瘩,本能地拱起了身子。

他抱緊懷中的寶貝,大步朝臥室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