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澹寧不禁肅然起敬:“魏三小姐大義,風某自愧不如。”

魏紫笑了笑,道:“殊途同歸罷了。你也曾說過,人活一世,總得有樁事要做,能找到自己喜歡做的事很好,做吃食生意也很好。”

在這個時代,身份高貴如風澹寧,卻做“士農工商”排名最末的經商之事,還是發自心底地喜愛,這位少年這份赤子之心,也著實讓魏紫敬佩。

風澹寧看著魏紫,她笑顏淺淡,靜靜坐在陽光裡,端莊大方,氣質高華。

窗外白梅開得正盛,暗香隨風潛入,縈繞在小小的茶室裡。

風澹寧突然覺得有些侷促,臉亦微微紅了起來。

他笑著端起茶杯,借飲茶隱去尷尬之意。

*

毫無意外,元宵佳節,“一品鮮”的元宵又一次引爆了帝都。

各種款式、各種口味的元宵,充分引起了帝都百姓的興趣;而“免單”噱頭,更讓他們紛紛踏進了“一品鮮”的大門。

這次,魏紫充分吸取了上次的經驗教訓,把元宵做法傾囊相授,她自然也就不用日夜不分地泡在廚房,而是能坐在角落裡一邊吃元宵,一邊看人來人往,充分感受生意興隆、錢落口袋的喜悅。

“三世子,你該考慮開分店了。”這是她的建議。

“鋪子已經物色好了,準備裝修!”風澹寧的眼裡閃著白花花、亮燦燦的金銀。

吃完元宵,眼見天色已暗,魏紫對蘇念說:“聽說今日的燈會很熱鬨,我們一起去瞧瞧吧。”

“好啊!”蘇念求之不得,在宮裡時她就想看坊間的燈會,如今可算是有機會了!

走在燈光熠熠的大街上,魏紫有種回到現代的感覺。

“魏三小姐,這些首飾很漂亮。”蘇念指著一家首飾店對魏紫說。

魏紫笑道:“那咱們進去瞧瞧。”如今手頭好歹有些銀子了,是該給蘇念買個禮物感謝她。

藉著燈會的熱鬨,店裡人還不少,大都是成對男女。

也是,元宵佳節,算是古代的晴人節。

正低頭瞧著首飾,冷不丁身後有人說話:“這位小姐,這款鎏金雙蝶珍珠步搖很適合你。”

魏紫不由得回頭,見是一個搖著摺扇的白衣男子。

又瞧了瞧身邊,除了蘇念,並無其他人。

跟她說話嗎?

白衣男子撥了撥額前的劉海,朝魏紫一笑,然後對小二:“把這支鎏金雙蝶珍珠步搖包起來!”

小二手速極快,轉瞬之間,步搖已經在白衣男子手上了。

白衣男子將步搖遞給魏紫:“珍珠贈佳人,唯有小姐這樣的姿容,才配得起這款首飾。”

蘇念目光一冷,這是哪裡冒出來的登徒子?

魏紫懶得搭理,轉頭繼續挑首飾。

白衣男子卻不依不饒:“小姐,小可名叫鄭霖。你或許冇聽過我的名字,可‘鄭氏藥行’該聽過吧?小可不才,正是鄭氏藥行的二少爺——”

“鄭霖!”

一個紅衣華服的年輕女子一進首飾店,那叫鄭霖的男子麵色一變,目露逃意,可出店鋪的門隻有一處,他便隻能硬著頭皮對紅衣女子笑道:“阿雪,真巧!”

吳馨雪卻盯著魏紫,目光中滿是嫉恨之意。

哪來的妖豔賤(jia

)貨,勾-引她未婚夫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