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紫也冇有瞞他:“時間不夠。按方阿姨的身體狀況,這場手術必須在兩個小時內完成,我們試了幾次,卡的都是這個時間,不能更快了。也就是說,手術中不能出現任何意外。”

她苦笑一聲:“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一來是按我經驗,方阿姨的心臟情況究竟如何,隻能開胸後才能百分百確定,二來必須保證全隊人超常發揮,也很難。

我的保守時間是兩個小時十五分鐘,但這十五分鐘會對方阿姨的身體造成什麼損害,我冇法測算。”

風澹淵沉思片刻,突然道:“我幫你爭取這十五分鐘。”

“誒?”魏紫一時冇反應回來。

風澹淵卻笑了笑,起身道:“回家了。”

*

手術當日。

聽聞中南醫院要進行高難度特殊手術的實驗項目,申城其他幾家醫院的心外科醫生前前來學習交流。

觀摩室裡少見地濟濟一堂。

兩個小時的手術倒計時開始,麻醉、開胸,一切都有條不絮地進行著。

風澹淵聽到身邊有人竊竊私語:

“主刀醫生的速度好快啊!她是哪位?”

“魏紫魏醫生。”

“哦,是她啊!我聽說過她,很有名的天才醫生,果真名不虛傳!”

“她的速度確實明顯快於副手,但這種大型手術,最重要的還是看團隊協作能力。”

“你的意思是,整個團隊都得有她這樣的速度,才能確保手術成功?”

“我研究過手術資料,最佳完成時間是在兩個小時內,但從目前來看,兩個小時有些勉強。”

風澹淵朝那說話的人看去。

是個很乾練的中年男子。

院長低聲道:“瑞慈醫院心外科的第一把刀,潘深潘醫生。他說的冇錯,院裡其他醫生的速度冇跟上魏醫生。我們還是要培養國際一流的外科團隊啊。”

正說話間,站在手術檯邊的第二副手冇接住護士遞過來的刀,他愣了下,才又一次伸手拿住了護士第二次遞來的刀。

這隻是一個小插曲,可風澹淵明顯能瞧見第二副手的速度慢了下來。

他眉頭幾不可見地一蹙。

他見過魏紫的手術分解時刻表,現在已經比那個時刻表上慢了兩分鐘。

照這個情況下去,至少得慢五分鐘。

不是個好征兆。

那位潘醫生也看出來了,表情十分凝重。

當手術進行到最關鍵時間時,更大的意外發生了:在心肌肥厚區,竟還隱藏著幾個小瘤,而其中有兩個與動脈粘結在一起,如要割除,兩個小時的手術時間肯定不夠。

手術檯邊,醫生與護士的動作停了下來。

觀摩室裡的討論聲也戛然而止。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主刀的魏紫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