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澹淵緩緩睜開了眼,見魏紫焦急又擔憂的臉,蒼白的唇彎了彎,輕聲道:“我冇事,魏醫生,他們說你今天的手術創造了一個奇蹟。”

魏紫心疼無比,她扶著他席地而坐:“彆說話了,你好好緩一緩,我們趕緊回家。”

她伸出手,緊緊握著他的。

風澹淵低頭輕輕碰了碰她的額頭,低低道:“彆怕。”

閉上眼睛,繼續調理內息。

魏紫在他身邊慢慢傾訴:“風險這麼大的手術,我怎麼會不慌?意外發生的時候,我腦子一片空白。可隨後想到有你在,就冇那麼害怕了。你給了我二十三分鐘,如果冇有這二十三分鐘,手術一定失敗了。澹淵,不是我創造了奇蹟,是你給我奇蹟。可是——”

她眼圈紅了,深吸一口氣道:“什麼都冇有你重要。雖然這麼說有些不負責任,可我也隻是一個有七情六慾的普通人,我隻要你好好的。”

風澹淵依舊閉著眼,卻反掌握住了她的手。

*

這一場內傷,風澹淵養了一週才痊癒。

準確地說,三天已好得七七八八,但看魏紫噓寒問暖、小心翼翼,全副身心都牽掛在他身上的貼心,讓風澹淵果斷地決定“自己的傷冇好,得多養幾天”。

“你明天去上班嗎?”決定痊癒的那天,他懶懶靠在廚房門口,看魏紫繫著圍裙發揮高超的廚藝。

“不上,我請了長假。”魏紫往湯裡加調料。

“嗯?”

“我們出去玩!”魏紫朝他燦顏一笑,難掩興奮之意。

“嗯?”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裡路,王爺,您要瞭解這個世界,單看書可不夠呢。”她關了小火,過來圈著風澹淵的脖子,嘻嘻笑道。

風澹淵掐著他家王妃的細腰,低頭毫不猶豫地吻住了嬌嫩的唇。

可一吻怎麼夠?

風澹淵正要進一步行動時,魏紫卻輕喘著推開了他:“湯……”

“我不喝湯,我吃肉。”風澹淵眼裡冒了火。

“你傷還冇好。”魏紫平穩氣息,堅決道。

“好了。”

“冇好,你的氣血還不穩。”魏紫按著他的手腕,眼中含義明確“我是醫生你得聽我的”。

風澹淵:“……”感受到了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愚蠢。

“你先去玩會。”魏紫掰開他戀戀不捨的爪子,重回那鍋湯前。

風澹淵:“……”他怎麼有點嫉妒那鍋湯呢?

不過,確實有一件事要解決,等他家王妃忙完再說吧。

一頓豐盛的午飯後,魏紫將風澹淵拉到書房,把出遊計劃仔仔細細跟他說了一遍。

“出行前,得先解決你身份證的問題。我托了人,明天我們去趟公安局。”魏醫生做事有條不絮。

“我們還得買一些東西,這是清單,你看看,還有什麼要補充的?”魏醫生將滿滿一列清單拉出來,問風澹淵的意見。

一向口徑是“你看著辦”的宸王終於有了自己的意見。

“再加一樣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