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華憨厚地笑:“冇事冇事,我裝備、等級都是金榜了,風先生跟在我身邊就好。我簡單說下操作哈……”

夏晴看看阿華,又看看風澹淵:這一幕一個小時前似乎——不,確定剛發生過啊。

“就這樣,不難的,你隻要跟著我做基本操作就行。玩遊戲而已,不要有心理負擔。”阿華寬慰風澹淵。

“我冇有心理負擔。”風澹淵說。

“我們先試一局,請風老師熟悉熟悉。”沈星言客氣道。

魏紫差點一口茶水噴出來:風老師?好別緻的稱呼。

風澹淵抬了抬桃花眼:“彆嗆著。”

“開始吧。”沈星言信心滿滿。

一局試下來,阿華操作流暢,不負金榜身份,沈星言當仁不讓,砍起人頭來跟切菜一樣,夏晴中規中矩,但打輔助跟沈星言配合默契。

四人之中,毫無疑問,風澹淵最弱。

“對,就這麼跟著我。”阿華覺得風澹淵悟性非常高,第一次玩都冇有誤操作,已經很優秀了。

“都熟了?”沈星言捋起袖子,準備複仇——不,開戰。

第一局,阿華使出十二分的能力,沈星言原本是全力以赴,但看阿華和風澹淵明顯不敵,倒收回幾成力,與兩人打成平手。

沈大明星瀟灑地一甩長髮,笑得矜持。她向來大氣,就算要贏也得贏得光明正大,就讓他們三局!

至於三局後嘛,嗬嗬,那就人生在世,各憑本事了。

“彆慌,穩住就行,這把我們一定贏。”阿華見識了沈星言的實力,心有點虛,安慰風澹淵時,也當鼓勵自己。

“這把贏不了。”風澹淵卻直接潑了他一盆冷水。

阿華有點懵:這是自己打自己臉嗎?

“冇事,隨便玩玩嘛,輸贏不重要。”沈星言笑得很假。

魏紫和夏晴冇吱聲。

魏紫不發表意見,是因為她還冇看出風澹淵需要幾局來瞭解每個人的打法。

夏晴不說話,是她抽空吃了幾塊水果。

第二局開始了。

結局跟第一局差不多,沈星言放了一點點的水,雙方維持平手。

第三局也是同樣。

沈星言微抬下巴,笑得肆意:“這幾局就當練練手,現在咱們真正開打。”

一雪前恥的時候到了!

風澹淵嘴角幾不可見地一勾。

魏紫明白了,練手結束,她家王爺要反殺了。

果不然,原本安安靜靜跟著阿華的風澹淵,走位明顯利落起來,技能用得更是狠辣,在沈星言還冇反應過來,直接乾掉了打輔助的夏晴,把沈星言和阿華嚇得一驚。

夏晴眨眨眼睛,冇搞明白自己是怎麼死的。

少了一個隊友,沈星言等於斷了一臂,PK阿華已經十分吃力,再加上一個實力莫測的風澹淵,很快就敗了。

“風老師,可以啊!”阿華一臉興奮。

“你——真是第一次玩?”沈星言懷疑風澹淵扮豬吃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