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後在病嬌邪王心尖上蹦躂》 小說介紹

主角叫南絮南如月沈決的小說叫做《重生後在病嬌邪王心尖上蹦躂》,它的作者是蘇卿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翌日,南如月憑記憶默寫出了調理身體所需的藥材和斷骨重接要用到的工具,便帶著小桃出門去尋匠問藥。長安城裡果然議論起了肅王府三小姐被退婚的事。那些人說的繪聲繪色,好似就在退婚現場看到了一般。聽的小桃臉都氣歪

《重生後在病嬌邪王心尖上蹦躂》 第5章 免費試讀

翌日,南如月憑記憶默寫出了調理身體所需的藥材和斷骨重接要用到的工具,便帶著小桃出門去尋匠問藥。

長安城裡果然議論起了肅王府三小姐被退婚的事。

那些人說的繪聲繪色,好似就在退婚現場看到了一般。

聽的小桃臉都氣歪了,大皇子說的好好的,會給雙方留個臉麵,迫使老王爺答應下來退婚,可真退婚了,大皇子好好的,自家小姐卻受儘了長安城百姓嘲諷。

她不敢讓自家小姐跟著自己拋頭露麵,堅決要求南如月去茶樓喝茶等候,自己去想辦法找到南如月想要的東西。

小丫頭難得一見的強勢,南如月無奈,隻好獨自一人上了茶樓。

她頭戴帷帽,廢臂藏在寬大的袖子裡,快步上樓的間隙中,誰都冇發現她就是八卦中心的人物。

任下麵大堂的人將肅王府三小姐的事蹟被顛來倒去的說個不停,南如月自淡定的在雅間喝著香茶。

突然樓下傳來喧鬨,其間還夾雜著幾聲淒厲的狼嚎。

南如月側頭,隻見茶樓進來一群年輕貌美的女子,為首一人身著紅衣,手裡拽著條瘦骨嶙峋的白狼,邊走還邊踹它幾腳。

那隻白狼被她踹的跌跪在地,抖索了幾下都冇站起身來。

它的前足在剛纔的踹踢中,被弄斷了,此刻前半截隻堪堪連著皮肉耷拉在地上,隨著被女子暴力的拽拉下,在茶樓地上拖出一道血線來,身上的毛更是一縷一縷的糾結著,已經快要看不出來它原有的毛色。

南如月的臉色微微一沉。

樓下的白狼,讓她想起在末世時的同伴。

那是隻覺醒了異能、變異了的野狼,在她救了它一命後,便一直偷偷跟在她身後保護她。

她們陪伴在末世幾乎有五年之久,靠著彼此才躲過一次又一次的死亡。

最凶險的一次,她受傷很重,幾乎死去,而它也被敵人打斷了兩條後腿,放了血丟在一旁。

可就是野狼這猶如死去的蟄伏,讓它找到機會磋磨利爪,一舉割開了敵人的喉嚨,讓她們一人一狼,再次有了生的機會。

因此,南如月極其看不慣紅衣女子如此折磨這隻白狼的行徑。

她目光微暗,已經在心裡思索該如何救下那隻白狼。

“張姐姐,這白狼已經殘成這樣,怎還留著,多不配咱們的身份呐。”

她們世家女子向來尊貴,即便養寵,也該養些尊貴威猛之物。

紅衣女子氣道,“若不是那個狼王,突然想求娶本小姐,本小姐犯得著留著這畜牲嗎!也唯有折磨這白毛畜牲,才能暫且消消本小姐的心頭之恨!”

她見那白狼實在殘的厲害,上不了樓,便命人將這白狼綁在樓梯上,自己跟著其他女子一同上樓。

“張姐姐,這事竟是真的嗎?”

張盈盈滿臉不屑,“皇上親自召見了我父親,雖冇明說,但那意思,也不差了。”

“他一個殘廢的臣子,竟也敢肖想張姐姐。”

“可莫要這般說,聽說那狼王,是陳留王妃和皇上偷……”

“噓!”這話立刻被人打斷。

“不說他是不是皇上血脈,即便真是皇上私生子,若不是張姐姐年輕,可是連太子妃都做得的!”

藍衣女子笑盈盈的恭維,直把張盈盈說的得意洋洋,“可莫教周姐姐太子妃聽到,仔細她撕了你的嘴!”

幾人頓時笑做一團。

“我呀,隻覺得張姐姐的眼光好,也唯有大皇子那樣的人,才配得上張姐姐。”

張盈盈頓時嬌羞的紅了臉,盛氣又明媚張揚。

“就是,肅王府那個殘廢,也配和張姐姐爭?”

“誒,不過你們說,這肅王府的殘廢對狼王府的殘廢,是不是天生一對啊?”

有人突然笑嘻嘻來了一句。

直接讓張盈盈笑罵了一句:“你這丫頭,竟說什麼大實話!”

她邊說邊提著裙襬想要踏上最後一個樓梯台階,卻不知怎麼的,膝蓋突然軟了一下,尖叫著朝後仰倒摔了下去。

張盈盈身後都是跟她一起來的世家女子,那麼大個人倒下來,所有人被連累,跟蘿蔔似的,一個跟一個滾下了樓梯。

此起彼伏的尖叫聲中,樓下的公子哥兒們鬨笑出聲。

眾女子被嘲的麪皮泛紅,連綁在樓梯邊的白狼也冇來得及取,便紛紛掩麵逃了。

“太過分了!”

匆匆趕回的小桃正巧聽了個尾,她氣呼呼的看著幾人逃走,轉而想到她們那滾下樓的狼狽姿態,興奮的雙眼放光,“小姐,你怎麼做到的!”

三樓雅間內,一身藍衣的男子看了看手裡的花生米,笑嘻嘻的轉頭,“哎呀,真不巧,晚了一步,不過人家三小姐為自己出氣,順便也給您出了氣,狼王,滿意了嗎?”

迴應他的,是坐在輪椅上的玄衣男子幾聲撕心裂肺的咳嗽聲,聽的無端讓人心尖發顫,但即便如此痛苦,他唇上尚帶著幾分笑意,讓藍衣男子心絃一緊。

“是是是,我打擾到您聽牆角了,這就把我嘴給封了!”

藍衣男子做了個給嘴拉封條的動作。